從寬中特大,尋寬柔精神

從寬中特大,尋寬柔精神

《星洲日報·大柔佛》·2009年11月15日·楊邦尼

IMGP7764

寬柔最美的風景:樂群樓(1955年),長廊,毛玻璃,通風口,超過40年樹齡的牛蹄豆和黃花盾柱木飄著細碎的黃花和落葉。在課室上課,眼見“草色入簾青”。

新山寬柔學校(非營利)有限公司在10月25日召開特大通過3議案,引發媒體輿論,從網絡、傳單到報紙,不一而足。剛舉行的寬柔中小學聯合畢業典禮上,董事長,校方到校友會代表在臺上不約而同的談及特大風波,從“有損校譽”、“明辨是非”到“人雲亦雲”等等。然而,正是從開始訊息的不明朗,到輿論參與過程,一個較清晰議案提出的來龍去脈逐漸在一來一往中浮現。

在開放民主與公民社會,討論、質疑,訛誤,乃至集會示威司空見慣,因為話語權不是由一方說了算,它在不斷的撞擊和協商中見真章。就比如寬柔校友會的官網《寬頻》,有來自英國的校友和在地校友,相互詰問“公司法”、“計票爭議”等等。至此,寬中特大帶給寬柔學校的不是“校譽損毀”,而是思辨。我不想進入特大議案和法律條文,讓我們重讀早年寬柔學校的文獻,重拾(或許失落的)“寬柔精神”。

寬柔學校百年建校在即,戰前文獻大多在二戰中付之一炬,湮滅灰飛,雖然有鄭良樹和安煥然合著的《寬柔紀事本末》一書,寬柔“上古史”的文字資料和文物幾乎闕如,我們要閱讀的是收藏在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圖書館的柔佛寬柔學校的月刊和季刊。文友陳鴻騰把我引入那個封藏的文字地窖,我讀到20年代的寬柔,嗟嘆之。

1925年,《柔佛寬柔學校月刊》第9期,目錄依序為:財政報告、言論、本校新聞、本校大事記、學生成績、小言、常識、科學、小說、余墨和雜著,共28頁。

草創的寬柔,一分一毫取之華社,面向公眾,把每月學校的收入支出臚列月刊之首,誰捐了錢,花了哪些錢:收本校各學生學費三次共計銀二百零四元;振榮公司樹膠特別捐銀二十五元;福怡興號月捐二元。支教職員辛俸八條計銀四百八十九元;支特別費對第七期月刊印刷費銀四十五元;買白灰五包計銀二元五角;十四年九月份(案:1925年)本校經費收支相抵。

寬柔的先賢們每獲一筆捐款,每花一筆錢,不論寡多,是心生戒懼與感念,月刊清楚記錄,巨細靡遺,歷史的刻印。然而,同期月刊的《言論》題為:“演劇籌款之原因與本校今年之經濟狀況”一文,先闡明該年度的財政收支,再言演劇籌款:“置有舖業三間:其一間無人租賃;其二欠租私逃;其三欠租數月,因此短收。則於前定之預算表不符,遂開同人大會,報告於眾,從長計議。”(第8頁)

寬柔的老董事們深知“寬柔乃華社之公產”(《寬柔紀事本末》第305頁),不敢冒然行事,“遂開大會”、“報告於眾”和“從長計議”,繼續往下讀:“即席洪滌臣先生慨然曰:‘余新築之戲院,落成後,報效十天,為學校演劇籌款。’計議已定,請求財政員郭欽端先生,繼續擔任支付,俟洪先生戲院落成後,演劇籌款歸還。從此分段接洽。”(第9頁)那年的話劇由“星洲仁聲白話劇社”出盡義務演出,開演日期定位11月6日至8日。

再讀“本校新聞”第二則載:“本校演劇籌款,既決定舉行,但仁聲社之布景,均寄存馬六甲,不得不早日運來,以便應用。頃見本校司裏黃羲初先生,不辭勞瘁,將於十一月初,親赴馬六甲取來。熱心學務如此,實可嘉也。”(第10頁)

讀到這裏,“寬柔精神”具現矣。回望寬柔百年,寬柔最早的校訓“勤儉正直”,擴校地,投資收益事,於勤,於儉,遠已矣,寬柔今人,慎思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