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历史海峡,回望马中关系

站在歷史海峽,回望馬中關係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楊邦尼2009.11.15

 

马六甲海峡的日落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先生來馬進行國事訪問,匆匆24小時。媒體大幅報導,胡錦濤主動要求到古城馬六甲一遊,雖前後不到2小時,讓想起美國《時代》旅遊欄目介紹:如果你在新加坡只停留24小時,唯一要做的文化事項是走一趟低調隱身在牛車水的原貌館之旅。把文中的新加坡改成大馬,牛車水改成馬六甲,我建議胡主席把座駕停在古城外,他和夫人,侍從走進荷蘭街,再慢步行到峇峇娘惹博物館。他站在雙島城上,拿起望遠鏡遙望馬六甲海峽,平靜的海峽中有歷史的浪濤。

 

胡錦濤站在海峽之濱,獲贈盛著馬六甲海峽海水和泥土的瓶子,我們趁此回望馬六甲與中國的交往史,明代張燮的《東西洋考》中的〈西洋列國考〉卷四記錄那個蠻荒的海峽有炊煙裊裊:馬六甲即滿剌加也,古稱哥羅富沙……永樂三年(1405年),酋西利八兒速剌遣使上表,願內附為屬郡,效職貢。七年(1409年),上命中史鄭和,封為滿剌加國王,賜銀印冠服,從此不復隸暹羅矣。九年(1411年),嗣王拜里迭蘇剌率其妻子與陪臣540人來朝。

 

這是政治的馬中史,往下,是一幅馬六甲風土畫卷的緩緩展開:陶錫,網魚為業,屋如樓閣,然不更鋪板,但疊木高低,層布連塌,趺坐飲食,廚廁皆在其間。女椎髻,肌膚黑漆,間有白者,華人也。這段文字太有趣了,600年前,走在河口岸邊,是華巫混雜的市井。我們撥開歷史重霧,有高腳樓,室內擺設,面貌與姿態躍然紙上。

 

在行勝名跡中有鎮國山永樂中,詔封其國之西山,為鎮國山,御制碑文,賜之勒石其上。我狐疑這山今日所指為何,三寶山嗎。另外,物產富饒,計有:貓睛石、犀角、象牙、玳瑁、翠羽、燕窩、檳榔、椰子、犀、象、黑熊和鸚鵡等。

 

我們目睹一幕馬六甲衰敗景象:後佛朗機(葡萄牙)破滿剌加,入據其國,而故王之社遂墟……本夷市道稍平,既為佛郎機所據,殘破之後,售貨甚少……”而此時的明朝亦無暇遠顧,大明關起國門,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遂霸海上。

 

胡錦濤在馬六甲,緬懷鄭和艦隊駛入馬六甲海峽的壯闊,他想起河岸邊的官倉:中國舶亦至其地,存木為棚,辟四門鼓樓,夜巡以鈴,內設重棚,有倉庫,可存貨,五月中發舶,這位隨同鄭和三下西洋的馬歡,回族,通曉阿拉伯語,一路記錄所聞,所見,所採,所著《瀛涯勝覽》無疑就是一部下西洋日記。

 

如果胡錦濤走下車,他走在荷蘭街上,看見各色人種、宗教、建築、飲食薈萃,他不止在峇峇娘惹博物館一樓喝下午茶,他悄悄上了二樓,推開窗,哦,他發現在南京城裡消失的明朝的天空,竟然在古城看見。

 

馬中最高領導人在年內互訪,雙方簽署《戰略性合作共同行動計劃》,除了經貿與政治,重讀古史,我們愈發珍惜文化如絲如縷的牽連與認識,胡錦濤游古城,不免如走馬燈,浮光掠影,然而,歷史的燈火正鮮明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