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夜雨,陈旭年街

中秋夜雨,陳旭年街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9.10.05

 

 

穿木屐,敲铜锣的小孩

 

 

 

24屆新山中秋園遊會為配合新山華族歷史文物館的開幕,把園遊會挪移到新山破落老城區陳旭年街舉行,這幾個月來,新山的文化諸人,在漫漶荒野,挖掘重述老街的故事和人物。

 

於是,103日,農曆中秋,下午的一場大雨驟下,雨層雲黑壓壓在邊城海峽沒有退去的意味,黃昏雨淅瀝淅瀝,直到陳旭年街妝點的燈籠一盞一盞亮起來,短短的街,掛著紅綢段子橫跨兩層樓高的店屋,如歷史的蛛網盤結。

 

8點鐘,遊街的人稀稀落落撐著傘,像一朵一朵夜裡盛開的荷,這個沒有朗月,只有雨滴的中秋月,在燈火與燭火交映,老屋斑駁的外牆,長高的行道樹,比如蒲葵和雞蛋花。節目正式開始前,舞台有人朗誦蘇軾的〈水調歌頭〉,台上沒有遮雨棚,紅色塑料椅濕透,遊園人零星站著,有些冷落,起詩中的巴山夜雨漲秋池天階夜色涼如水,這座半島邊界之城,老街的雨和燈火,有了古意和秋涼的氣息。

 

我們習慣燠熱喧鬧的中秋遊園,因為一場秋雨愁煞人,點燈與遊行即將開始。

 

沒能像京奧開幕或11慶典那樣高科技人工消雨,公委會按古法,到柔佛古廟拈香求拜雨停。約莫8點半,雨漸停,偶有細如牛毛的雨絲飄下。故事,必須由街道的主人華僑首長陳旭年說起。

 

老街的牆垣上張掛一幅歷史的古圖:以1887年的地圖,尋找新山老街傳奇。傍邊佇立橙黃的街燈,成了攝影發燒友最佳地景,一張百年前繪製的老街地圖,有了古今對照。古人逝矣,他留下一條街,讓今人揣想。小曼在台上,為開始聚攏的遊人道來陳旭年的故事和軼事,是歷史與傳奇的相遇。

 

節目的高潮在古街巡遊,巡遊隊中有老人和小孩,我看見一個裹著紅褚頭巾只有5歲的小男孩走在鼓隊的最前面,手裡拎著銅鑼,像傳燈的火苗。這下過雨的街,我們赴的是一個歷史與文化的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