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双语政策,一把双刃剑

獅城雙語政策,一把雙刃劍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09.11.19

獅城內閣資政李光耀在該國的華文教研中心主持開幕致辭,講了重話:政府早年的雙語政策的實施,從一開始就走了路,規定學生聽寫、默寫的教學方式簡直是瘋狂的。其中的聽寫默寫說到激動處,李資政是用華語來講的,李先生近乎懺悔的繼續說道:學生透過死記硬背就能同時學好兩種語文的教學方法,是走錯了方向,將在有生之年把過去的錯誤完全糾正過來。”

 

我已多次談及獅城的雙語政策下的華語教學是溫室裡的語言考試用的。理由很清楚,母語在耳濡目染的環境習得,出了課室就萎靡凋謝,沒有土壤的語言,如何扎根。獅城今日的成就,固然得力雙語政策下的強勢英語,各族母語的聽講大致沒問題,英語的書寫與閱讀遠勝母語,悠遊在雙語之間的是少之又少。

 

40年的雙語政策,李資政有所悔悟,他倡言:我要所有的年輕教育工作者都明白這就是我們下來的發展方向,要使用信息科技、透過戲劇及以任何一種能抓住學生學習興趣的方法,不管他們掌握到何種程度,只要讓他們喜歡上這門語文,認為這是好玩的,以後就會使用。的確,是語重心長啊。學習母語不就是天經地義,自然而然,未必和科技戲劇好玩等動因掛鉤,母語無須外因或興趣誘發你學習,它的習得與存在本身就是價值。

 

我的學生在南洋理工大學教育學院中文組就讀,畢業後需在獅城服務至少4年,她描繪了雙語環境下華文的險境我們一進教育學院,老師直截了當地告訴我們兩件事:第一,華文老師一定要明白,英語和華語在新加坡絕不可能平行,其階級性必然存在。現在是這樣,以後也是這樣。華文老師不能夠用抗衡的方式來與英語競爭,因為在新加坡,懂得英語是前提,而懂得中文是附加。真是見血的一棒啊!(引黃錦樹語)

 

第二,教導和學習華語的最大價值是對於社會規範與道德倫理的灌輸。意味著對儒家人倫,家國理念的信奉和實踐。華語肩負文化傳承的大旗。學生在南大這樣的英語環境學習中文,她清醒的意識到:政府承諾過絕對不容許新加坡變成單語社會。做出這樣的承諾,並不是因為考慮到國民感受,而是因為即使擁有英語能力,我們只是二流的英語人(與真正的歐美國家比較)。新加坡的價值(或者直接點――競爭力),就在於介於中西文化之間。

 

    政府絕對不會願意犧牲掉這種區域語言生態特性,把自己變成偽西方國家,所以政府就想出了英語為主華語為輔的雙語政策,要抓住國際化又想要抓住身份認同。一般百姓的英語水平,accent完全不正宗,甚至成為話;而企圖通過學華語建立的身份認同,更是完全不靠譜。於是,英文老師認為,都是因為學生學習中文而影響他們講不正宗的英語;華語老師認為,都是因為我們老是需要教道德價值,司馬光砸缸之類讓學生都以為華語是食古不化的。(林詩婷語)

 

了望獅城雙語政策,李資政的痛徹與改非,我們不能不惕厲與警醒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