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来访南院的意义

北岛来访南院的意义

 

作者:杨邦尼

 

《星洲日报》2007年12月13日

 

 

北岛在南院图书馆

 

 

 

蜚声国际的诗人北岛到狮城出席《新加坡作家节:跨界》,上个星期五(127日),越过浅浅的海峡,悄悄的来访南方学院。几个小时的边城之行,这个“被国家辞退”又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的作家很惊诧,半岛南方有他熟悉的“乡音”,对话无需翻译,这里的华人不用像他那样“对镜说中文”。

 

北岛的来访很突然,没有事先的张罗,更没有记者、读者簇拥,或镁光灯闪个不停,星期五一早才接获通知诗人从狮城过来,由《联合早报》的蔡深江搭的线,既然到了狮城,就趁空档走走,狮城到处是钢筋水泥,和纽约、东京的市容没什么两样,北岛见多了。马新本一家,历史的,语言的,或民族情感的,就一通电话打来,说到新山看看,算作透透气,虽然我们这里是恶名远播的攫夺之城。

 

随行的除了《早报》的蔡深江,还有张朴(原来就是写《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的张戎的弟弟),通关很顺利,11点到南院,没有高官或滚滚诸公来迎接,直接到祝家华院长室会面,狭小的院长室里还有《星洲日报》新山办事处的林明华主任、中文系主任安焕然、马华文学馆的许通元等人,简单的介绍寒暄,祝院长和林主任讲述了南院和新山华人在华教史的特殊地位,北岛人长得高,比照片上看来还清瘦,他细细聆听,这个对他来说极陌生的南方小城到处是中文字,看看南院的牌楼,石柱,楼梯口边,没有“语言的漂流”。

 

过后到马华文学馆参观,我和通元说这馆室太小,像货仓,到处堆叠书刊,或泛黄的马华图书,该换个宽敞点的空间。可是,就是这个小小的马华文学馆,“照亮零度以上”荒芜的马华文学的视野,许多海外中文学者或作家都会到此参观或寻找资料。通元仔细为北岛介绍马华文学馆的线上资料库,我们都只能在门外驻足。

 

同时在图书馆内正举办陈瑞献的作品展,从手稿、著作到剪报,还有南方之鼎的展示,北岛很讶异在新马有一位精通多语多元创作的中文艺术家落户南院,一种心灵的共鸣在震荡。南院把馆藏的北岛图书找出来,签名留念,诗人的签名很慢,一笔一捺,当签到那本《五人诗选》、《北岛诗选》时,他感叹这些诗集在大陆早已绝迹了。北岛最早的诗集流落到南方,遇上知音,千载其一乎。

 

这位最获声誉和毁誉的当代中文作家,从早期的朦胧诗或89年后的流亡,北岛已经是个提早进入历史的人,现代诗史绕不开他。像张爱玲那样身前就是一则传奇了,北岛亦可如是视之。为什么选择南院作为诗人来访大马的首站,我们姑且不论是因为刚好来到狮城,靠近就过来了。我驱车抵达南院时,看见行政大楼的屋宇和红栏绿窗的油漆有些斑驳,比起其他大学院系,南院实在太不起眼了。为什么不去马大,拉曼大学或其他更恢宏的私立大专。祝院长和北岛低声说,南院的学生不多,一千余人,是小学校。

 

是的,图书馆地毯已经陈旧,宽中古来分校是南院的几倍大,可是南院在整个大马华教甚或整个大中华地区占有一个特殊的位置。于是,它吸引了名人学者、作家的到访 ,来大马,到新山,一览南院究竟。这是南院在历史上的光照……(注:引文皆为北岛诗)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