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書城與臺北誠品

  

上海書城與臺北誠品

 

《星洲日报》·楊邦尼·2008619

 

趁學校假期,到了一趟上海,浮光掠影的,帶著先前的想像和閱讀(譬如法國租界和梧桐樹,魯迅和張愛玲,霞飛路或和平飯店),幾天下來說不上深刻認識,充滿外地人的偏見。

 

上海,新和舊並肩,跋扈的霓虹、高分貝的汽笛,新貴與鄉民,華廈和陋房,高速的磁浮列車和手推的三輪車,我走在繁華敞闊的南京路徒步區上,拐個彎掉入幽暗濕漉的小巷子,想起杜甫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我趕緊找到了“聞名遐邇”的上海書城,躲開路上的人潮。

 

上海書城位於福州路上,上海在抗戰時期成為“孤島”,文人作家彙聚,福州路有上海文化街之稱,商務印書館、外文書店、古籍書店。上海書城是上海的十大文化地標之一,我是慕名而來的,一至六樓是圖書區,七樓展覽廳,八樓辦公室,書種 20余萬,和臨近的上海博物館、上海大劇院形成一道文化的風景線。

 

進入大門,有警衛看守,圖書展示區上洋洋灑灑出版了近20本和汶川地震有關的書籍,地震預測、地震圖片、地震實錄、地震詩抄、災後重建、心理複建等等,總服務台站了好幾位員工,穿著藍色T恤制服,很年輕。我上前詢問,因為書城實在太大了,員工說:我們是負責一樓的,你去二樓問吧!到了二樓櫃檯,我問有沒有王德威的書,職員一查電腦,顯示有兩本庫存,書名叫《如此繁華》,我問在哪個書區,她說她只負責查書,要我去找那邊的職員問問,男職員查了書號,問我是什麼類型的書,我說是論文類,他在文學理論的櫃上找了半天,問我確定是論文不是小說或散文嗎,又來了一位職員幫我找,他拉開底下抽屜,我說:書不是在架上的嗎,電腦顯示有這本書啊。他說:我們這的書多,有時顧客看了書把它擺在其他書架,或是職員把它收納在書櫃抽屜。

 

將近晚上九點,廣播提醒讀者趕快結帳。我納悶,電腦上有庫存,花了20分鐘找不到,職員這時候說:電腦上有,實際未必有啊!我愣了楞,遂想起臺北誠品。

 

臺北當然沒有上海的傳奇、闊氣、璀璨的夜景、華洋雜處又眾聲喧嘩,臺北顯得太不國際,太小家子氣,臺北的動人處隱身在陋巷的咖啡館,溫州街上飄著淡淡的七裏香,和不打烊的誠品書店。

 

如果說上海書城是上海的文化地景之一,在臺北無疑是誠品。同樣是兩座城市具有文化指標的書店,上海書城多的是官式的作風,臺北誠品是涓涓的流水,上海書城很霸氣,臺北誠品很低調(雖然誠品在臺灣有50餘家)。

 

上海書城賣的書種很多,可是你找不到你要的那本;誠品書店不止是賣書,在書與非書,在書與人之間,營造一種閱讀遊逛的立體氛圍,閱讀的誘惑視野,誠品書店的各家文案就是一篇可以細細琢磨的美文,賞心悅目,書不是扁平的擺在書架上,它向讀者展示,讀者和書交織成一道悠然的文化風景。

 

更重要的是,誠品的職員會仔細的為您服務,輕聲柔語的,為你找到那本你鍾愛的書,送到你的手上。

 

到上海書城買書,找不到你要的書,廣播催促顧客到樓下結帳;到臺北(敦南)誠品,夜裏睡不著的時候,你可以在誠品“夢讀”到天亮。上海書城和臺北誠品高下見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晃蕩臺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