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一天, 四灣島

 

 

永恒的一天,四灣島 

星洲日報/星云2009.01.05

 

 

們怎能輕易就忘掉生命中有那麼一天,不知誰提的議,在長假結束前驅車出遊,一車五人,三女二男,沒帶任何行李,就上路。 

四灣島,這名字聽起來很美。

一早出發,黃昏歸來,自在輕盈的旅遊。小琳開車,他一點也沒有怨言,很樂意的聽明兄路上指指點點該往哪裡開最快又路程安全,佩翎,阿娟和我坐後座。我們一上車便嘰哩咶啦每個人搶話筒麥克風說個不停,我們都是當慣老師的就是喜歡說教議論和談學校的八卦人事一點都不為人師表不厚道的道人長短啊。也許是出遊的天氣太好,日光矯好,我們才有那麼高那麼High的心,一路聊天輕舟便過萬重山到達目的地,樸實小城,邊加蘭,四灣島。

良辰,這是天賜的好時光。原來幸福是簡單如此,又不輕易覺察。那是等到日後想起時,幸福船已過,剩一點水痕,最後連一點水痕也輕輕的,輕輕的,沒留下。

四灣島,臨海,岸彎如月,海外還有小島散布,位於半島柔佛東南角,從新山市區開,約兩小時車程,有二線道公路可達,只是這一開,我們仿佛就開到了方外去了。公路上車少,日光燦爛,忘路遠近,忽至桃花林,我們像小兒男女歡欣雀躍,高喊到了到了,聲音傳到天堂那麼遠,遠到今天還聽見。

只不過是尋常市鎮,華人居多,土地平曠,房屋落,我們先到海岸去,有一碼頭,下車,看究竟,每天一班渡船離小港,開往新加坡樟宜碼頭,幽靜的出入口,一般人大都不知,這個小渡口想必是給那些逃離喧嘩關卡的人而悄悄設立的,搭船,且一天一艘,錯過了,只好明日再來。我們在碼頭遊晃了好久,天和海正藍,風揚起。

我們走在沿伸入海的渡口,想古人也是以這樣瞻望的姿態看遠洋的船桅挪近又開往他方,有一艘巨型郵輪停在遠遠的海上,我們睜大瞳孔便可望見有飛機起降然後隱沒在雲朵深處,那裡是新國的樟宜機場。

搭船,讓人想到悠緩。搭船的人是幸福的,聽嘟嘟嘟的船開動老舊引擎的聲音,晃呀晃,搖到了外婆橋。我們沒搭上幸福的船,卻也一路上搖搖晃晃,像接近永恒那樣。

近中午,到鎮上尋吃去,來到唯一一家設有冷氣的海鮮餐館,老板熱情招待,富明是老饕一開口就點了清蒸龍蝦,他不忘為我們斟熱茶去油腥膩味,那淡薄的茶味還是值得珍藏的,在我們各自的心里不知哪個角落。

飯後,不宜久坐,出餐館,雖是中午,小鎮的太陽覺得比城裡的好曬,毛隙孔像綠色植物在日光下進行光合作用,全身漫溢氧氣,不必擔心刺人的紫外線,額上流下汗來好舒暢,走,我們一路在鎮上走,沒有高樓,沒有汽笛聲在後面轟你,只是普通的店家,雜貨的,日用的,零零落落卻又應有盡有,我們竟也在一家店裡晃上一陣,有鞋子、髪夾、小卡。

越過馬路,有一間臨海的小學,小,低矮的課室,溜進去,沒有兇惡的警衛看你,圍牆外就是海,小朋友上課時便可聽到海聲和風聲,日光悠悠,樹影搖晃,我們繼續行程,開車沿海岸走,參觀臨海而建的廟宇和廢置的礦場。

太陽漸漸西斜了,我們下車,到岸邊拍照,岸上有幾棵輕閑的椰樹,其中一棵側彎了身姿,這時才望見不遠有無人小島,我們以椰樹,小島,大海為背景,當照片沖洗出來時,我們的容里裝滿了風的氣息,和那金燦的日光融在一起。

走累了,渴了,再去找清涼解渴的水喝,依然是在岸邊,有好幾家小餐飲店,吃喝都有,還架起炫目陽傘,客人三三兩兩散坐,各色果汁,冰品,啜沁人心脾的飲料,閑閑,呆呆的看海,我們的話不多了,少了,沒了,耳里有呼呼的風聲吹拂,岸外有船帆點點。

太陽又更西下了,在回程的路上,我們又像出發前那樣搶話筒,小鳥歸巢也是唧唧咶啦的在樹上亂蹦亂跳搶枝頭。在車子轉過下一個彎,四灣島便在我們的身後,眼前便是突如其來的黑夜了……

那樣尋常景色和出遊心情,千載其一乎,像永恒的一天。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純粹散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