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台人的鄉愁

留台人的鄉愁

 

星洲日報/楊邦尼(文字工作者)2009.06.21

 

 

讀著最新一期《亞洲週刊》,封面上斗大的“大馬華人揚威台灣”的醒目字樣,震撼台灣歌壇的選秀歌手符瓊音,自信25歲女生的模樣,反而把下方的高科技奇才35歲笑容的潘建成的光芒比下去。

 

細看內文,近50年來,大馬華裔子弟赴台念大學,大馬“僑生”的表現一點都不遜色於台灣“本地生”。雖然獨中不受政府承認,手持台灣大學文憑如同“廢紙一張”,獨中或留台生是“內外流亡”,正是這樣的流亡語境讓幾代的留台生無論回馬或在台發展,組構別樣的文化景觀和群落,邱立本形容的“台馬族”:是台灣與大馬永恆的靈感,豐富了兩地的軟實力,煥發文化中華最新的生命力。

 

畢業後的留台人有兩類:一類是回馬的留台人,一類是繼續“留台”的留台人(從校園學生轉換到工作職場)。他們在馬台之間往返,惘惘的思想背景裡暗藏無盡底“鄉愁”。

 

對回馬的留台人,鄉愁是:比如公館汀洲路上排隊買車輪餅;師大夜市巷弄裡養著家貓的個性小店,或是和系友騎機車上陽明山看流星雨。然而,更多的鄉愁是文化的撞擊――野百合學運、言論與主義的喧嘩,示威遊行如家常便飯――我們撿拾在台灣社會驟變的文化與政治碎片,哪一天回馬之後,撒播開來。於是像傅承得創建的大將書行,某種意義是台北書店的“回聲”,鄉愁的閱讀。許多年後,我們總是說台灣如何,台北如何。

 

那些早已在台灣定居的留台人,比如鍾怡雯的《河宴》、《野半島》、陳大為《流動的身世》、《南洋史詩》系列,又或黃錦樹筆下的膠園馬共、張貴興的雨林大象等等,半島和婆羅洲是書寫的鄉愁。

 

馬台兩地的留台人的鄉愁彼此重疊交換:木焱在士古來的老家將拆除,他趕緊囑友人用相機為“最後的家園”留影;回馬多年的留台人每每趁長假回台灣,吃臭豆腐,買一本台版繁體字的書,一解鄉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