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的文明在細節

台北的文明在細節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楊邦尼‧文字工作者‧2009-12-20 19:06

 

 

青年公園裡的榕樹,松鼠,和小孩

 

趁學校假期,到了一趟台北小住。台北的市容該是華人城市裡最難以入目的,論恢弘,它沒有北京的氣勢;論華洋雜處,它比不上上海的傳奇和香港的國際,論政府效率,比不上獅城的一絲不苟。可是,隔著時間和空間,回看這個蝸居在盆地和山坳的狹促小城,愈發覺得台北的動人處不在外表,而是潛藏在日常瑣事和言談中的細節裡,文明在這裡滋長。

 

我到了公館買了一雙白色雜牌台幣790元的球鞋,這樣就可以憑一張“悠遊卡”在手,搭地鐵,轉巴士,乘火車,甚至騎腳踏車在台北漫遊,像舒國治或王丹那樣,彷彿穿上了柏修斯帶羽翅的涼鞋,輕忽忽的飛躍。雖然台北的民怨中,交通是第一位,巴士、計程車、汽車、及猝不及防的電單車從你身旁呼嘯而過,以及日夜開鑿的地鐵,到處是工地圍籬和閃爍不止的警示燈,一座焦躁不安的城市。

 

可是,請你隨便走進一家,比如巷弄的茶館或街角的咖啡屋,又或是早餐店,排骨飯專賣店,素食館,或四處可見的路邊小吃攤,你聽到的是“歡迎光臨”、“謝謝”、“抱歉,對不起”、“需要幫忙嗎”、“不客氣”。

 

中午,你到一家自助添菜的午餐店,客人已經把主菜比如半尾魚、酸甜咕嚕肉,看見熱騰騰的地瓜葉盛了出來,客人說好想吃,可是餐盤上已有了高麗菜,算錢的老闆娘聽見了說沒關係,把高麗菜放回去,就拿地瓜葉好了。客人露出了容。用完餐後,把碗、碟、匙、筷分類放好,廚餘、紙巾雜物另置。

 

台北的文明,只是人類文明史上一個小小的刻度,文明是以百年或千年為一個單位。和中國大陸隨處可見的“文明告示”,台北的文明無聲,低語,比如擁擠的地鐵車廂的出入口,等候上車的搭客“自然”的站在車門兩側,待出站的乘客出來,再魚貫進入。車廂內的“博座”寫著“給愛心留一個位置”,或是月台上設置的婦幼夜間等車處。

 

文明或許不是在那個看得見的硬體,或世界第一高樓,而是那些不顯眼的矮處,彰顯文明的力度與溫柔。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晃蕩臺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