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小學,重修華文

重讀小學,重修華文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10.01.11

 

學校長假,買了一本課本。

 

書名《幼學瓊林》,成於明末清初,是孩童的“蒙養”讀物,用今日的話來說是幼兒園,小學課本。古人的“小學”學的是“灑掃、應對、進退之節,愛親、敬長、隆師、親友之道”,以及“禮樂射御書數”,前者是道德,後者是知識。熟知的《千字文》、《三字經》、《百家姓》、《千家詩》、《增廣賢文》等,古時的蒙學讀物,句子短,合轍押韻,朗朗上口,便於理解背誦。《幼學瓊林》是佼佼者,或言“讀了《增廣》會說話,讀了《幼學》走天下”,讓我們一起回到小學,重修華文。

 

我們今天學校科目是源自西方啟蒙運動的產物,分科,分工,分層,博士不博,更多成了“狹士”。全人通才通識教育不是西方現代教育理念,或教改的新課題,老祖宗深有體會與實踐,我現在慢慢理解何以中國文化即使“氣若游絲”不至於滅絕的更本原因,是在歷代的文字裡融冶代代相傳的歷史記憶,朝代更迭,文化基因的火種不滅。

 

讀《幼學》,竟又豁然開朗,300多年前的“小學課本”記載了千年中國文化史,文革十年不足毀滅之:“雪花飛六出,先兆豐年;日上已三竿,乃雲時晏”(〈天文篇〉),句中有科學、氣候,時間;〈地輿篇〉相當於今日的地理,有古今地名之異同“南京原為建業,金陵又是別名”、“河南在華夏之中,故曰中州”,成語或詞語,“望人包含,曰海涵”、“滄海桑田,謂世事之多變”。

 

然而,它更是文史之書。“《書經》載上古唐虞三代之事,故曰《尚書》”、”榮於華袞,乃《春秋》一字之褒;嚴於斧鉞,乃《春秋》一字之貶”、“錦心繡口,李太白之文章;鐵畫銀鉤,王羲子之字法”等等。

 

《幼學》可謂中國文化知識的百科全書,囊括天文地理、宗教民俗、衣食住行、婚喪娶嫁,蟲魚鳥獸等等。趁假期,重回小學,重讀華文,知所學之不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