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的人文距離

兩岸的人文距離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楊邦尼文字工作者2008.07.08

 

2008年是兩岸和華人記得的一年,台灣322總統大選,大陸512汶川地震,緊接著的88日的北京奧運,以及74日兩岸週末包機和開放陸客赴台旅遊,兩岸的政治時空丕變,政治本來就是為人民服務的,政治放兩邊,兩岸人民擺中間,兩岸的開放交流從來就不是一步到位,每跨出一小步,是歷史的一大步。

 

1987年台灣政府開放“大陸探親”,台灣部份人民終於可以睜大眼睛看看阻隔30年的“祖國”,一部《大陸尋奇》的系列記錄片多少是帶著異色與陌生的鏡頭拍攝,那時的大陸剛從文革中走出,“故國”是一片土灰的,個人的隱私是公眾的,廁所無門,便池是相同可以互看彼此的。30年的改革,中國大陸的民生政治經濟體育各方面確實“大躍進”,遺留在民族惘惘意識裡的習性(或惡性)有了很大改進。

 

馬英九總統520就職演說中提到“兩岸問題最終解決的關鍵不在主權爭議,而在生活方式與核心價值”,其言誠哉!大陸旅客首發團終於在兩岸媒體聚光燈下集體出發赴台,它的意義不僅是在旅遊經濟的層面,人民幣可以在台自由兌換,或是登上台北101,到故宮看“白菜”“豬肉”,阿里山看日出,日月潭賞湖光與山色,大陸旅客赴台短短七八天內,要看要聽要買的何止是旅遊景點或物品,台灣的人文自然需要陸客的“long stay”,你才能領略馬總統何以會說兩岸的紛爭不在政治,而是“生活方式與核心價值”。

 

台灣的“生活方式與核心價值”是需要慢慢深入一個弄巷,一間隱身在山林的民宿,或是一場淡水河邊免費的明星新歌演唱會,公園裡的舞台上演一齣京劇版的希臘悲劇,新年倒數趕場去看各地的煙火。

 

一言蔽之,中國大陸與台灣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民主與自由,這恰恰是百年中國的追求與探尋,它在台灣的土地的上實驗、衝突、增長、站穩、顛簸前行。民主與自由很抽像,以余英時日前在台灣中央大學名為“自由與人文”的演講中的一段淺顯的話來說:“民主是一種生活方式,生活愈豐富,民主的品質愈好”,“民主必須在人文素養豐富的土壤滋長,才能創造出品質。”

 

台灣的民主很不成熟,可是它可以作為華人文化圈的初步示範,正是它相對於其他華人地區(諸如大陸、香港和獅城)有著較豐厚的人文滋養的土壤。

 

人文素質不一定人人都是飽讀詩書或上高檔的音樂廳戲劇院看表演,人文素質是一場5萬人在廣場上看雲門舞集的戶外表演,散場時觀眾把各自的垃圾帶走;人文素質是在公車上可以讀到一首普通市民寫的“公車詩”;人文素質是你在台北的麥當勞喝著咖啡或紅茶,員工走過來問你要續杯加熱水嗎;人文素質更是你用完餐後把個人的餐盤歸回,把殘渣倒掉;人文素質是週末的夜裡有各種各樣的講座,讓你目眩神迷不知聽哪一場。

 

我們期盼開放陸客旅遊步伐往自由行前進,不是“團進團出”的趕鴨子看風景,讓大陸人民可以選擇在一個鄉鎮或城市住上一個月、半年,就像台灣人可以在大陸耗上一年半載那樣的漫遊住居,讓旅遊與long stay拉近兩岸的人文距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