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明園的斷瓦與斜陽

圓明園的斷瓦與斜陽

 

《星洲•星雲》•楊邦尼•200936

 

圓明園流失文物12生肖中的兔首與鼠首銅像在巴黎佳士得拍賣,扯出了“國恥”、“帝國侵掠”、“賊贓”、“人權”、“法律訴訟”,以及背後的媒體操作、輿論效應、商業炒作,借著圓明園文物的高調、高曝光率的拍賣,反而是一次極佳歷史的活教材,它教我們重溫、複習、修正、梳理百年中國近現代史的內憂與外患,中和西,古與今,現代與傳統(封建),文明與血腥如何交織難分。

 

我到過一次北京的圓明園,入園的時候已近黃昏,9月的京城,秋涼。我得趕緊趁天黑前巡遊故園。我是在參觀了世界文化遺產之一的頤和園後,叫了部“三輪車”驅車趕往緊鄰隔壁的圓明園。不管是頤和園,圓明園或承德的熱和行宮,都是大清皇帝后妃的避暑“夏宮”,用今天的話來說是諸清帝皇佳人的“狄斯奈樂園”,把大江南北的奇花異樹草、亭臺樓閣榭、宮室道寺廟、洲河湖泊橋集于一爐,不用老是像乾隆下江南,蘇杭庭園水榭就在自家的北京城內。京城的故宮、頤和園和遠一點的承德避暑山莊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作為皇家的宮苑,體現不僅是清帝國的璀璨奢靡,更是中國哲學、文學、美學園林建築的極致。

 

要是圓明園未燒,它該是京畿最壯闊宏偉的建築園林與西洋樓,把頤和園、故宮比下去。要是圓明園能像頤和園那樣在經英法聯軍、八國聯軍毀壞,又多次大手筆重修,比如光緒14年(1888年),慈禧太后以籌措軍費名義花3000萬兩白銀重建,改名為頤和園,作她老人家“頤養太和”之用,是故宮之外的內政外交行政中心,猶如我們首都吉隆玻之外,再建一座巍峨布城,布特拉再也行宮。1900年,八國聯軍入京,再洗劫,慈禧倉惶西逃,次年回京,挪公帑大肆修復之。

 

我不太喜歡頤和園,下午遊園的人很多,很吵,導遊拿著旗杆、傳聲筒趕著遊人,只有昆明湖的水碧綠泛漣漪,讓我想起投湖的王國維。

 

我反而喜歡圓明園,遊人少,只有斷瓦頹垣,和一幀幀照片說明此處原是某某宮殿、噴泉、樓臺、石橋、巨獅、花陣,我只能透過黑白照片或版畫揣想,美哉,東方的凡爾賽,萬園之園!

 

到圓明園要一個人獨游,你可以朗誦:原來姹紫豔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耐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我站在長春園西洋樓觀水法巴羅克石門頹傾的大理石柱前,再過去一點是海宴堂,12生肖人身首獸噴水像所在。

 

壯麗只剩下白皙的石塊很厚重,偷或搬不走而留下,石縫有不知名的小花竄生出來,很美,很可憐。憐者,愛。圓明園沒啥可看,只有頹垣。要是它修復如新,泉定時噴水,遊人迷宮花陣中找不到出口,我是不會來的。圓明園不可复,就像歷史不可修改那樣,它本來的面目,斷瓦,肅靜。想想雅典衛城上的巴特農神殿、羅馬鬥獸場,或將比薩斜塔扶正,現代科技復舊為新的,我沒有想看的欲望,大陸的富豪已決定在浙江橫店以11的比例重建,哦,現代版的“侏羅紀公園”複製術和電影版的《滿城盡帶黃金甲》裡的“菊花台”是很嚇人的。

 

中國政府把它列為是“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列強屈辱的印記,建議在遺址內建“國恥館”,很符合中共一貫作風。圓明園內“空無一物”,反而能召喚出更多的“有”和歷史的想像與幽靈。

 

我緩步走在遺址園區內,沒什麼可細細追看的,比如雕樑畫棟或古物珍玩,只有大片大片的湖河縱橫,和水畔的蘆葦荷花叢生,湖心有小島,告示上說:島上原有樓閣。我坐在湖邊石椅,樹影寥落,水遠天遠人遠,遊客都早散了,遠遠的湖水邊上有殘紅斜陽,想起“潭州官舍暮樓空,古今無端入望中”,火燒劫掠後的圓明園“廢墟”才是美麗恒久的,誰還在乎有多少文物流失攸關國恥榮辱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純粹散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