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城華文教學成外語教學

獅城華文教學成外語教學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楊邦尼2009.11.26

 

自上週,獅城資政李光耀在華文教研中心會上對當前華文教學撂下重話,旋即教育部長黃永宏提出“讓華文老師用英語在課堂上講解”的重要宣示,這週以來,《聯合早報》有多篇文章回應。長期關注獅城華語,來自中國暨南大學華文學院院長郭熙教授撰文〈華文教學要從實際出發〉(1124日)倡議“不能用教母語的方式來教英語家庭長大的新加坡華人,而應該用對外漢語教學的方法,也就是教洋人的那一套來教他們。”

 

從李資政、教育部長到海外學人一語中的,不謀而合的認為用英語教華文之必要。至此,我們看見獅城華文教學已名存實亡,提早進入“對外漢語教學”的世界大潮,就像歐美人士學漢語,教語法,分辨主謂賓語,如何捲舌發音等,因為獅城華人的第一語言是英語,華語是外語的時代正式來臨。

 

可是,問題來了。獅城華文教師同樣面對斷層的危竟,年輕一代有志當華文教師的本土新加坡華人幾希。華文教師的主幹來自:要麼年屆退休的老華文教師,更多是來自中國大陸和大馬的華文教師。大馬的華文教師在獅城很吃香,有獨中留台或留中背景的大馬教師,文史科系畢業的(比如念歷史或地理的,非得中文本科)很受若,其中有馬新兩地歷史的淵源,文化的相近,更重要的“大馬幫”的華文老師的英文有個底,比起中國大陸的華文教師,有者甚至是“英盲”,教育部還趁假期安排中國華文教師上基礎英文呢。

 

新國引進大批中國華文教師的同時,形成另一種語言的區隔。說華語的中國教師和說英語的教師其實是壁壘分明的,雖然他們同在一所校園,一個辦公室。那麼,要華文老師用英語講解,表面上是解決60%來自講英語華族學生對上華文課的畏懼或憎惡的心理,而實際上要提昇華文教師的英語水平,提昇到能用英語講解華文課文的地步,無疑是艱巨工程。

 

其實,新國的華文已用英語講解華文,看看《華文詞語手冊》,不就是中英對照的解釋生字嗎?又或者是《我報》或《逗號》的中學生版的報紙,不也是在華文詞句中夾雜英文,推廣華文的標語諸如“華文cool”或“華文fun”,一方面掏空心思讓華語文變得像英文那樣的fashion時髦的玩意,一方面以港台的流行文化為誘因吸引年經人講華語,讀華文資訊等,或把華文變成像“百萬大贏家”的電視遊戲節目。總之,學華語文,要好玩,輕鬆,酷,成了獅城華文教學和華文老師的挑戰和功課,以及更重要的華語力量背後的中國崛起的商機和戰略。

 

這樣,我們看到獅城華文教學成了難以承受之重,老師和學生都受不了啊。

 

獅城華文乖離了它原來的軌道,和精英執政團隊中將語文工具利益化脫不了關係,花了40年的雙語政策,停辦20年的華文教育早已是“覆水難收”,它回不了頭,就只能往“對外漢語教學”的路子走。幸也乎,不幸也乎?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