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也“正名”乎:當過年變成春節

必也“正名”乎:當過年變成春節

 

《星洲日報》·200731日·楊邦尼

 

華人新年來臨前,馬青總團長廖中萊“隨口一句”建議仿效中港臺,把農曆新年“正名”為“春節”,“為了與世界華人接軌,大馬也應該普遍採用春節之名”,此言一出,我們發現華文媒體很有默契的把“過年”“新年”悄悄的都正名為“春節”了。

 

順手翻看近日的報紙,你們仔細看看:“春節期間暫無涉及車禍案例”(223日)、“沙巴春節迎客來”“春節習俗應代代相傳”(222日)、“春節全球化勢在必然”(221日)。

 

此時談“正名”,不得不讓人聯想到臺灣島也興起一股正名熱,從中華郵政到臺灣郵政、中正紀念堂要變成臺灣民主紀念館等等,島內是“逢中(華)比反”,恰好和島外“逢中(華)必(奉)迎”形成有趣的對照。比如,前年華社成立的“留華同學會”,還歡迎那些“留台”生加入。這樣看似“中立”的正名、改名,底下其實流動著幽微的政治、經濟、文化情感的投射,我想談論的正是那樣的情感認知。

 

我並不反對“正名”,只是,一但改了,粘附在“字詞”背後的歷史、傳說和情感也有可能隨之塗抹、消失。

 

陳文茜在臺灣《蘋果日報》的專欄上針對島內一波波的正名運動有一段精闢的分析:“那些住在‘中正路’上的居民,在中正的標籤下長大,許多回憶與之粘著;‘中正’雖是個獨裁者,但它同時也是人們共同的歷史,生活的點滴。一下子消滅它,是人生的割裂。正名運動中,人們在情感上覺得受傷害,並不等同他們擁戴‘蔣中正’的獨裁政治……可是有一個在政治意涵以外的屬於人民記憶的傳統,它很珍貴。(210日)

 

陳文中談論的雖是政治性的正名,廖總團長建議把農曆新年(過年)正名為春節也不必然是政治議題,反而是這種看似不政治的更改,牽動的可能是更深遠而不為一般大眾知覺的歷史記憶與傳統。我一直深感驕傲大馬華社保留比中國內地或港臺地區更多的中華傳統,無論是在用語、習俗或節慶。

 

讓我們趁過年/春節期間,循其本來面目。

 

過年(舊曆年、農曆年)是東亞國家或地區重要的節慶,從中國到朝鮮、明治維新前的日本,越南、遼國等,就像端午、中秋、清明一樣(韓國把端午申請為世界文化遺產是因為在中國內地對傳統節日經五四洗禮、文革批鬥後早已不習慣“過節”了),民國政府曾試圖禁止百姓“過年”(那是舊文化、封建遺毒),袁世凱將西曆的11日定為“新年元旦”,“改朝換代”人民照舊“過農曆年”。1949年後,“春節”才開始在中國內地使用。

 

 “年”字在甲骨文或金文中是指“稻穗成熟”,還有“年獸”、“年夜飯”、“年糕”、“年畫”、“年花”、“年貨”、“豐年”一長串圍繞在過年、新年打轉的各種習俗、傳統和情感。

 

換句話說,大馬華社繼續使用“過年”“農曆新年”反而是“正統”,何來“正名”之需!它召喚牽引出的“年味”比起中港臺使用的“春節”更道地,也更悠悠遠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