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爆竹煙火特別多

今年爆竹煙花特別多

 

《星洲日報》2007223日·楊邦尼

 

大馬華社,相對於華人地區,比如中台、新印,起碼建國50年來我們的“年味”沒有太過走樣,大馬華社保存、闡揚“過年”文化不遺餘力,會館、商家、住戶張掛“大紅燈籠”,不是張藝某電影裡那樣的“紅得過火”,“金得嚇人”,它溶近每戶、每巷裡靜靜的懸掛著,還有近年流行在居家門前的碩大旺旺紅綠鳳梨球,大馬的天氣雖然終年是夏,華人過年的氣氛很道地,很慎重,很傳統。

 

大馬華人的“年味”體現在過年前後的各種生活小細節中,點點滴滴,瑣瑣碎碎,傳統並不一定就得是忠孝仁義、禮義廉恥,那是少數“士大夫”的玩意,尋常的華人家庭裡(廣東、客家、福建、潮州、福州、海南……)方言迥異、過年的習俗也未必相同,一些代代相傳的傳統習俗仍舊緊緊的系在以“家”為核心的華人家庭裡,這裡面有神話、傳說,它不斷經由上一輩對下一輩的口耳相傳,或在學校、課本、故事中由老師講述、閱讀中獲得對一個遠古民族形成的認識,聽起來也許“荒誕”“通俗”(因為它每年都會被覆述),比如,年獸,和匯合各種動物的生肖(生肖的背後蘊藏的是華夏民族的曆法、農耕、敬天、厚土的千年智慧)。

 

年味體現在生活的小細節,在於它是人民自發對於過年的各種期待與重視。和對岸獅城的過年氣氛比起來,我覺得它太造作、太刻意,比如裝飾得五光十色、光鮮亮麗的唐人街——牛車水,擺設得一絲不苟的年貨市場,還有特地從中國進口的爆竹,在獅城嚴禁爆竹燃放近30年來,獅城華人在前些年還越過長堤到柔佛巴魯燃放煙花爆竹,這幾年有限度的開放,由政府高官主持燃放爆竹,獅城人民和旅客只能被圈圍在欄杆外,欣賞震耳欲聾的爆竹聲。

 

今年,不比往年,除了和親友互道恭賀,言談中不約而同提到年三十除夕夜的爆竹煙花特別多,午夜十二點一過,爆竹聲此起彼落,由遠而近,電視也有來自北京和獅城現場轉播倒數的祝禱和歡呼聲,媽媽數十年如一日會簡單在這個時候“迎財神”,點上香火、獻上素果、斟上熱茶,等燭火都燒盡了才入睡。

當關稅局在新年前宣佈將在華人新年期間取締燃放爆竹和煙花,只要在住家附近發現“兩張爆竹紙屑”,即可開罰屋主100令吉,還鼓勵人民如果要有佳節熱鬧的氣氛可“播放有爆竹聲的卡帶”。聽在華人的耳裡,不禁莞爾笑之。

 

於是,政府雖然禁令燃放爆竹,人民有它的過年“對策”。友人在自家門前燃放了爆竹後,便隨即把滿地的紅屑片掃成“一小陀”,掃進自家的鐵門內,因為按習俗大年初一是不可拿掃帚,那會把財給掃去,可是把象徵財寶的紅屑掃進家門,雖然犯了“禁忌”卻又翻轉禁忌為好兆頭:把財寶聚在一起。

 

這幾年,特別流行在佳節放煙花,和轟隆隆的爆竹比起來,反而讓夜空多了一份柔情和撫媚,一家燃放高空煙火,惠及挨家挨戶。我們家很“奉公守法”,沒有燃放爆竹煙花,聽著劈裡啪啦的爆竹聲響起、舉頭看鄰家高射的煙火,年的味道撲鼻而來,和火樹銀花的煙火把夜空點綴得美麗醉人。

 

祝願丁亥年是好年,豐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今年爆竹煙火特別多

  1. shi ting says:

    “還鼓勵人民如果要有佳節熱鬧的氣氛可“播放有爆竹聲的卡帶”。聽在華人的耳裡,不禁莞爾笑之。-哈哈哈哈哈,程度哪里只莞尔?简直笑破肚皮。”一家燃放高空煙火,惠及挨家挨戶。“-这个句子让我感到暖暖的^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