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晚會與《冰點》停刊

春節晚會與〈冰點〉停刊

 

《星洲日報》·200622日·楊邦尼

 

中國中央電視臺的除夕夜春節聯歡晚會曆24年而不衰,成為內地觀眾每年圍爐必看的電視節目,近年也隨衛星電視向全球華人直播,成為90年代中國改革高經濟成長聯繫祖國、情牽海外華僑華人一個重要的大型綜合娛樂結合政治國族神話的高收視率現場節目。

 

身為大馬華人有幸和中國大陸的觀眾同步,用龍應台的話來說,“因為沒有時差,語言無需翻譯”一起在年夜飯之後,全家守在電視機前觀賞,和北京的觀眾倒數新一年的到來,有一種“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的親切感。央視的春節晚會聚焦了數億觀眾的目光,它不僅僅是作為央台年內最最重要的“娛樂大戲”,也別忘了它幕後的“中國共產黨”一個及其重要的党的宣傳機器,從歌頌毛主席到党國的唯一性必不可少。

 

春節晚會,在筆者看來無疑是中國內地各種欲望的匯合交錯體,要維繫這樣一個龐大的“欲望怪胎”(the queer of desire),它當然要有一個明確最高的指導原則:民族共同神話的再確立,和現實党·國的合法性與崇高性,然後再將各種現實欲望的差異匯流在同一個屋簷框架下,節目駁雜薈萃,民俗、技耍、曲藝、流行、藝術、傳統、現代集于一個長達四小時的現場節目中以滿足各種不同欲望的觀賞者,對於大馬的華人觀眾而言,我們仍舊有語言和文化觀賞上的“落差”,當現場觀眾捧腹大笑時,我們未必就能領略個中文化意含,畢竟它仍是以“北京·中原視點”作為它的預設立場。

 

今年的晚會上,如同往年邀請港臺的歌手,近年馬、新地區的歌手也成為競邀的物件,受邀請的港臺、新馬歌手除了知名度外,其實也“扮演”用歌聲“感召”海內外華僑華人心向“祖國”的政治宣傳意義。就在倒數狗年時刻即將到來之時,正式公佈了送往臺灣一對熊貓的名字:團團,圓圓,我們暫時撇開兩岸政治的分野,它很難不讓具備普通常識的人聯想到熊貓命名背後的“統戰”意味,合情又合理。

 

春節晚會的節目看似“眼花繚亂”,其實只有一個簡單的基礎在支撐:歡樂的,報喜的,多元民族是和諧的,祖國是進步文明的,党是偉大的。而那些發生在舊年裡“不幸”的一切在鑼鼓喧天、歡歌笑語、斑斕色炫的燈光中退隱,然後急速遺忘。

 

北京的春節聯歡晚會,一年比一年熱鬧,然而在北京胡同、大街上的春天卻依舊是“冰點”,春的腳步依舊遙遠。

 

北京《中國青年報》〈冰點〉版在農曆年前被勒令停刊,理由很簡單,它發表了不符合主流意識形態的觀點,攻擊社會主義和党的領導,一夕間,中國內地的媒體監控回到了三十年前的文革時期,官方媒體不報導,網路查無此訊息,對外一再宣稱“和平崛起”的中國,對國內“異己”毫不手軟,這樣的例子何止針對〈冰點〉,“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只不過讓眾多關心中國內地的海內外人士更認清中共政府骨子裡對“自由、民主、真理”說是一套,做是一套的思維。

 

新的一年,大陸媒體的自由度再次瀕臨“冰點”也不足為奇,現時的中國經濟與國勢仿如“漢唐”的同時,也讓我們看清楚它對媒體自由言論的管制更甚從前,也許一個上級的指令,歷史就倒退三十年、五十年,中共建國史本來就是一部充滿“非理性、荒謬”的歷史。

 

的確,當前的中國是百年來最好的時期,它或許也像英國小說家狄更斯說的那樣,“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誰曉得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