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晚會的變與不變

春節晚會的變與不變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8214

 

由中國中央電視臺制播的春節晚會不僅是中國內地觀眾每年除夕夜闔家必看的電視節目,更成為聯繫海外華人華僑的“想像共同體”,它是維繫党國意識形態的重要機器,就像鳳凰衛視評論員邱震海說的,春晚如何適當減少政治說教的成分,以更多的文化內涵替代歌功頌德。

 

我想以剛剛落幕的2008年春晚為例,在長達近5個小時的直播節目中,揭露各種現實與想像的欲望如何在一個舞臺上呈現。

 

春晚分為三大節目類,其中最重要的小品語言類,歌舞類,戲曲與雜技等其他類,它在宣傳党國機器的統一,還得兼顧各種觀眾的欲望需求,特別是這幾年中國內地網民的崛起,批評與戲虐春晚之聲不絕於耳,這當然是好事,一方面央視是官方“喉舌”,影響與收視遍及全中國,二方面彰顯民眾(特別是網民)的喧嘩,形成官方話語與民間話語的干擾或嗆聲。

 

春晚自1983年舉辦以來,歷年而不衰,雖然每年備受各種批評之聲,它成為中國面向國內外極具特色的晚會,一方面凝聚民族共同體的想像,二方面大力宣傳党統治的唯一性,合法性與永久性,這是春晚不變的部分,節目中不得不歌頌軍隊的保家衛國、員警的維持治安,比如今年的小品《軍嫂上島》和《街頭衛士》,還包括鑼鼓喧天的歌曲頌揚《中華全家福》、《和諧大家園》、《喜事多》或《歡樂今宵》,它們的共同特色是家庭是安康的、各族是和睦的、祖國是偉大的,歌手們的表情是官式樣板的,女歌手的服裝是大紅大紫極盡華麗的,男歌手的西裝或中山服熨得直挺挺的。

 

不變的還有,對民族偉大“神話”的重構,比如《天地交響》中對7位太空人的頌贊,中國人升天不再是神話,嫦娥奔月的計畫即將實現。今年最重要的中國盛事理當是北京奧運,於是《百年圓夢》中的奧運冠軍齊聲唱,就連小品《火炬手》也是符合時令推出的。春晚節目中的不變很重要,它最高指導原則是党國一體。

 

可是,春晚也不得不變,它變的部分恰恰是它最精彩和吸引觀眾之處,比如它以港臺流行歌手為號召,已經兩次上春晚紅遍華人地區的周傑倫唱《青花瓷》,該時段的收視飆高,演唱《中國話》的女子組合SHE改動了歌詞配合零八北京奧運。除了流行歌曲的元素,《花式籃球》結合青少年次文化的街舞、運動籃球和傳統的雜技,加上舞臺背景走動的美式籃球身影,令人眼睛為之一亮,仿佛是《功夫灌籃》的現場版。

 

另外,還有傳統的再現或回歸,2005年有聾啞舞者演出的《千手觀音》、2006年以蒙古語演唱的《吉祥三寶》。媽媽在看《手影戲:逗趣》,以為是真有一隻狗在幕後,我說:媽,那是人手的投影。爸媽嘖嘖稱奇。今年最大的“變”就是中國南方遇上百年大雪,臨時加插了由央視當家主持人和影視明星朗誦賑災詩《溫暖2008》,很動人。

 

2008年春晚結束,總導演第二天作客新浪網路直播,接受線民的質詢,面對各個節目的體檢,加以釋疑,這當然也可算作變的部分。春晚作為央視的年度大製作,它理應敞開耳朵聆聽來自觀眾的批評與意見,像一條文化的大河淵源而流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