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方修,告別馬華文學?

告別方修,告別馬華文學?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文字工作者201037

 

 

以一人之力編纂《馬華新文學大系》的新加坡作家方修,4日悄悄在獅城陳篤生醫院逝世,享年88歲。本地華文媒體低調轉引《聯合早報》的報導,“新馬文史家第一人”的稱譽,方修研究不僅在獅城,大馬或旅台學者每每論及馬華文學(史)繞不開方修,林建國的〈方修論〉直言:“馬華文學若有甚麼‘獨特性’,方修的文史寫作大概可算在內。於是對方修的掌握,儼成為我們研判相關馬華文學論述是否‘進入狀況’的依據。刻意‘遺忘’方修的人容易瞎子摸象……即便對方修有意見,都必須從他寫起。”

 

逝者如斯,那一代從民國出走的人物,最後埋骨蕉風椰雨的半島或海島,沈慕羽寫日記近半個世紀,52冊,1000餘萬字,等同一部大馬私家國史;姚拓自傳小說《雪泥鴻爪》,邱立本評述:“這就是這一代人的傳奇。他們從戰壕到研究室,從鎗林彈雨到字裡行間,要發現中國的命運為何如此痛苦。就在絕望的深淵中,他們發現文化的力量。當中國被鎗炮的‘硬權力’蹂躪之際,他們覺悟只有靠文化的‘軟權力’,才能拯救中華民族。”

 

馬新的政治分家,分不了文化和文學的血脈,起碼獨立或戰前的馬華文學涵蓋新加坡和馬來亞。方修的《馬華新文學大系》10冊,600萬字,幾乎囊括二次大戰前馬華新文學的所有重要史料。馬華文學編纂的祖師爺,考古學家,文字拾荒者。

 

方修,1922年出生於廣東潮安縣。1938年巴生港口謀生。1941年進吉隆坡《新國民日報》當見習記者。1946年在柔佛培正公學當教員。1947年南下新加坡在小學當教員。1951年任《星洲日報》新聞編輯。1966年起兼任新加坡大學中文系講師。2008年,獲“南洋華文文學獎”。

 

方修以安靜的方式在獅城的病房裡告別了馬華文學,“那段美好的時光已經逝去:人們對美學實踐有著無比的信任,他們甚至有志一同追溯馬華文學的起源,整理這支文學的書寫經驗,把文學寫作當作同一代人的集體任務。方修則以驚人的意志力實現了眾人的計劃。”(林建國〈方修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