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重做大學生

如果重做大學生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742

 

SPMSTPM相繼放榜,媒體無不把焦點放在A的報導上,仿佛十年寒窗苦讀的回報就在成績揭曉的那一刻,接著國內各公、私立大專院校無不“磨刀霍霍”在各縣市舉辦升學招生展,只要報讀某校某系,為應屆考生描繪一副金色輝燦的未來。

 

我們當然樂見本地(或國外)高等教育的蓬勃發展和競爭,學子們有更多的升學管道,知識爆炸也好、全球化也好,高學歷,論文憑,重要的是未來45年大專院校畢業後要能找個好工作。這些當然很重要,只不過在市場化的高等教育機制下似乎有些東西被忽略了,消失了。

 

〈如果重做大學生〉(If I were a freshman again),是美國上個世紀初伊利諾大學修辭學教授Thomas Arkle Clark 一篇有名的講稿,對象當然是針對大學生,許多大學大一英文課都會選讀這篇文章,一方面作為新生的教材,更是對大學生的期許。

 

Thomas 在演講的時候早已是為人師表,他向著剛進大學的新生叨叨絮絮,用他開頭的話來說:“上了年紀的人總喜歡給年輕小夥子良言忠告”,敘述中帶著要是當初怎樣,現在就如何的假設語氣,希冀先見與後見能契合有多好,不厭其煩申述如果重做大學生,我會積極謀劃、學會更專注,挑戰那些艱難或無趣的事兒,在紛吵的環境中平心靜氣的與人共處、學習;有許多天才型的學生一般都選擇了安穩的職業,因為他們在大學裡從未學會處理難題,更別說提出不同的意見。

 

如果重做大學生,我應學會寫作,學會演說;我確定給我再做一次大學生,我會出口成章並且不帶任何小抄。Thomas 怎麼會要大一新生都學會寫作、演說呢。又不是要成為作家、律師或政論家,那當然不是。寫作與說話,出口成章,這些其實是思維、品格教育,寫作或說話是廣義的大學思辯、懷疑的基礎,所以他才會感歎那些天才最後都選擇安逸的工作以終身。

 

回到日前公佈SPMSTPM的成績,我們的中學教育很成功的培養上千名全科拿A的“狀元”,而且數量逐年增加。他們也都會繼續更高的學業,到學院、大學甚至國外留學。然而這些狀元們進入大專院校的時候,我們的大學教育是否仍舊沿襲中學的教育模式來教導他們,或反之,他們繼續以中學的學習模式在大學考取好成績,順利畢業。

 

SPMSTPM或高中統考,這些中學裡的科目,無論文史、數理,所傳授的是“昨天的知識”,在中學教育下舉凡“事實”以外的東西是不會編入教材的,考生們只要按著教材用功熟讀,你不能置疑教材的權威、真實,更不能另作驚人之語等等。而大學,恰恰相反,它教授的是“明日的知識”,不確定、有爭議的論題或發現,套用笛卡兒的話:“我懷疑,所以我在”(I doubt, therefore I am)。我們的大專學生敢說我懷疑教材上的知識嗎,懷疑講師、教授們的論述有疏漏與偏見嗎。

 

事實是,本地的大專院校(還有近5百所的私院),為了生存、招生,少一點懷疑、快一點把課程念完,再送入職場就業。別說大學要培養眼光、邏輯思辯、道德勇氣、辨別是非、批判的作決定,和賦予智慧,對不起,這些太花時間、精力,沒法馬上見到效果,最後全部排除在大專教育之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