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城華語奇觀

獅城華語奇觀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61213

 

進入正題之前,讓我們讀一讀獅城免費贈閱發行量18萬份的華文報章《我報》的其中兩則報導:

 

1)一項最新調查顯示,澳洲每天有多達98000人會在網上打入“travel”這個keyword,而有14500人會輸入“hotel”,可見利用internet來進行旅遊計畫的人,越來越多。在網路四通八達的新加坡,情況也一樣。網上訂酒店,已經成為很多人free and easy的首選……記者給你網上訂酒店的tips

 

2InspirAsiaHSBC銀行呈現,當晚舉辦了拍賣活動,把所得捐給The Singapore Fashion Fund,資助年輕設計師;同時也把“The Celebrity Style Icon Award”年度獎項頒給女藝人鄭秀珍。

 

新加坡在城市管理、交通、金融服務等享譽全球,其致勝的關鍵在於有英式內閣的知識精英和強勢領導。雖然華人占多數,當年的執政精英在英語至上和國際現實的考慮下,英語成為政府、各族的共同語,造就獅城獨有的Singlish(新式英語),一種以英語為主幹,夾雜華語、方言、馬來語詞彙或語氣的語文現象,甚至有英美人士聽不懂,斥之為“劣等英語”,於是新政府才察覺問題的嚴重性,舉國推行“講正確英語運動”。

 

在獅城,語言政策從來就是政府重要的執政手段。它推行華語文政策和“中華文化”不必然劃上等號。

 

另一邊,中國大陸在經濟或政治力的與日俱增,生存敏感度極強的新加坡,很快意識到這股“漢潮”銳不可當。雖然自80年起新政府就已推行講華語運動,針對講方言的華裔族群。近年獅城的華語政策不得不改弦易轍,華裔部長在公開場合講華語,引進大量“新中國移民”,請藝人、歌手代言“講華語Cool!”。和Singlish的語文現象一樣,筆者杜撰一詞:Sinchilish,稱之為“新英式華語”,華語雖是主幹,夾雜英語。

 

回到上文所引錄的《我報》內容,我們對這樣的語言現象有了“同情的理解”。《我報》免費贈閱讀者的用意寫得很清楚:為雙語的上班族和專業人士創造新的閱讀空間;以精簡淺白的文字展現新聞新視野,在短短20分鐘內,掌握新聞資訊;貼近2039歲的年輕讀者的生活,讓閱讀華文報成為一種時尚。

 

這個族群的讀者恰好是獅城立國以後出生在英語環境下的華人,自小認為華語文難讀、難寫,甚至落後,所以才一再強調它的時尚和Cool(酷)。上文華文報章出現的英文都可以找到相應的中文,華文其實不酷,真正讓獅城華人閱讀華文報章感覺酷的是句子中夾雜出現的英文。

 

當漢語熱席捲全球,從日本,韓國,到歐美,乃至非洲,作為東西薈萃的獅城位置益發顯得尷尬,它的英語不夠英美的標準、規範,它的華語也僅停留在可聽、可講的工具、技術的層面,或當我們在央視中文國際頻道或“外國人中華才藝大賽”節目中看到法國、俄羅斯或非洲某個小國的“外國人”說得一口溜嘴逗趣生動的標準“北京話”的時候,身為獅城或大馬華人,心裡頭別有滋味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獅城華語奇觀

  1. 夏侯楚客 says:

    俺一口气读了数篇,深觉您涉猎甚广,佩服。加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