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裡的春風和雷雨

教室裡的春風和雷雨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201044

 

再次回到教室,這次當“臨教”(代課老師),課時少,讓我重新認識教室的主體始終是在學生、老師和課文的教導,三位一體的教學現場,宛如紛亂戰場,落英杏壇,又或知識的饗宴和情誼的交流。請把教育心理學,課室和情緒管理暫時擱下,直接面對教室裡的春風雷雨。

 

我們必需承認的是,教師不僅是傳授知識,特別是中,小學生涉及到學生心理素質和班級秩序,乃至整個教學的內外環境。是老師在教導課文知識外面對的更大的學習和挑戰。如果只是知識的傳授和習得,老師不如網絡,比如谷歌,維基百科。只傳授知識的老師屬於“匠”的層次,網學習即可取而代之。

 

老師不是不可或缺,而是不可取代的“人”。現代教育理論緊跟著社會與科技的發展愈發變得成熟而複雜,理論複雜了,人很容易陷入理論的桎梏,教學成了理論操作和文字展演,我們不是常常聽見有人譏諷如今老師更像是一位“文員”,忙著做文字的繕寫。讓我們回到教室,沐浴春風,諦聽雷雨。

 

春風和雷雨,是教室的兩面,一方面我們期許老師在課室能教出春風化雨的理想狀態,而現實是課室又時常經歷雷雨轟隆的窘境。理想和現實的課室總有距離。

 

《論語·先進篇》提供一個課室的零度場景:子路、曾皙(曾點)、冉有和公西華坐在孔子旁邊,而曾點正彈著瑟,每人輪流發表志向;《莊子·漁父篇》言:“孔子游乎緇帷之林,休坐乎杏壇之上。弟子讀書,孔子絃歌鼓琴。”那是有琴歌相伴的教學現場,自然有春風雷雨伴隨,於是孔子才會喟然歎曰:“吾與點也!”

 

孔子時代的教室不只是在屋內,而是行走在水岸環樹的“戶外教學”。我們現代的教室環繞的是四堵高牆,擺上桌椅和黑板,受限於班級人數,少則30人,多則50人的教室,加之每個學生的性情、背景、資質各異,正真意義上的“因才施教”的少,“一條鞭法”的多。於是,春風攜帶雷雨而至。

 

教室裡外壁壘分明,學生說課室是牢籠,提議“戶外教學”,我回以教室外是另一個更大的牢籠。或曰,教室裡的春風雷雨是另一個遼闊的天地戶外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