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掃墓的文化意義

清明掃墓的文化意義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745

 

 

 

 

 

 

 

龍應台在〈紫藤廬和Starbucks之間〉一文中說道:“凡節慶都必定聯繫著宗教或文化歷史的淵源”。比如剛在年後舉行的柔佛新山古廟游神,它是宗教信仰的、民俗的、方言族群的,更是節慶、歷史,華人傳統的,當然還蘊含先輩、前輩和後輩各種情感的流露和交融,所以當陳再藩邀請歷史文化學者親臨游神現場,張集強形容:“當我們親身感受到那種堅定的共同信念時,我每聽到一聲‘興呀!’便雞皮疙瘩掉了滿地,而俊麟(按:〈星洲·文藝春秋〉主編)甚至說感動到連淚都要飆出來了。”(〈星洲廣場·文化空間〉41日)

 

繞了一圈,我想要強調的是(大馬)華人的傳統節日像“潤物細無聲”繼續流淌在我們的血液中,先不論它是否是宗教、民俗、或李永球說的“儀禮”的(〈星洲廣場·文化空間〉41日)甚或“迷信”,總之它千百年來代代流傳、漂洋過海,總有它相傳的道理。

 

45日是清明節,華人一般提早赴義山掃墓,比如選在週末假日,它是除新年之外,舉家難得團聚、回鄉的日子,形成一波人流和車潮。和華人其他的傳統節日一樣,清明節有傳說和感人的故事,今人大概不為所知,只懂得它最重要的倫理成份:懷念追思故逝的親人,那也就夠了。比如它首先和節氣有關,同時又是節日,這就得追溯到春秋晉文公重耳和大臣介子推母子的一段“縱火燒山”的故事,介子推母子死于大火中,文公感念其人,定為“寒食節”,禁煙火,吃冷食,每年率眾臣到棉山祭念介子推。

 

由於寒食節在清明的前一天,後人遂將寒食掃墓混為清明掃墓。清明節的習俗就像其他節日一樣的多姿多彩,它一方面是“天朗氣清,惠風和暢”的好天氣,春遊、踏青、種樹、放風箏,二方面也是祭掃新墳、舊墳,悼念逝者。

 

再引龍的話來說:“語言(也可把它視為節日的轉喻)是活生生的千年老樹,盤根錯節、深深紮根在文化和歷史的土壤中”。至少兩千年過去了,這樣的活動、儀式或節日深植其中的意涵沒有減少或質變。

 

上個星期六天微亮,我陪同父母到古來舊義山祭拜母親的養父母,算作是我的外祖父母才對,可我從未見過他們。墓上的漆早已剝落,寫著祖父的名姓,籍貫,卒于1960年。母親出生40天后就“寄養”他家了,直到21歲那年,養父母雙雙病逝,葬在古來。此後的46年裡,媽媽每年清明無論風雨必來祭奠,孝與思在其中矣。

 

每年重複相同的儀式,沿著陡峻的山路,找到了已經塌陷的墳塚,媽媽一直想重修舊墳。除草、點燭、上香、擺上白雞、燒肉、鮮果,斟茶和酒,口中念念有詞,待香燭快燒盡時,再把花了好幾天摺疊的“冥錢”隨同一箱子的“紙”衣物焚燒,火苗在清晨的日光中竄飛。

 

想想兩千年前的先人也和現在的華人那樣,到清明時節祭祖、掃墓、闔家老少團聚墳上,那天我親眼看到人們為墳墓“培上新土”、栽種綠草新苗,還用紅漆、毛筆把斑駁墓上模糊了的字跡再上新色。

 

掃墓快結束時,山坡上此起彼落的響起了爆竹聲,分不出是晨霧還是煙茫,是春遊野宴,還是對故者的憂思追念……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