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考華文,念中文系,休矣!

報考華文,念中文系,休矣!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1047

 

在大馬官方考試裡,華文科可自由報考,多少人報考,多少比例的1A,總是每年華文媒體報導的焦點,牽動華教脆弱神經,特別是SPM華文。我已多次撰文,從華小、國中乃至獨中華文如何淪為“語”(工具)的考試模式,“文”付之闕如。國中華文科節數少,開不了班的自求多福,加之考試的“味同嚼蠟”,一言蔽之,國中華文的問題由來已久,罄竹難書啊!

 

《星洲·新教育》(46日) 6大版面追蹤報導中文或華文教育與教學在大馬的現況和窘境。倒是唐威傑和潘碧華一語中的國中華文的積弊:注重作答技巧,栽培學生在考試中考獲A的教學方式,只會僵化學生思考的能力;中文教育彷彿只是一種工具和技術,學習變得索然無味。一方面,中六STPM考華文人數江河日下;另一方面,中文系所(比如拉曼大學)卻又炙手可熱。大馬華文教育和中文高等教育,一邊滑落,一邊上揚,吾甚惑焉。

 

和林雄高老師比起來,我們對華文教學實在太安逸了。他每逢週日,數十年如一日,為多所國中中六生補習華文。年前,哥打丁宜某華人公會因此區國中開不成華文班,曾打電話邀我希望能利用週日為華裔子弟上華文,有從中一到中五的,原來是此校的華文老師被調職。情感上我樂意教,理智上視為畏途,從古來到哥打丁宜開車經過那條“九拐十八彎”的油棕園,交通狀況實在駭人,遠水救不了近火。那不是憑個人的熱情奉獻可以改變的,而是整個教育機器裡華文科始終是聊備一格,寫在邊上

 

新加坡華文雖然淪為“外語教學”,起碼在中四“O水準考試”,它是各校必上的“母語課”,不管你喜歡或不喜歡。華文一科,在大馬國中體系的教學綱領裡,比較像是“棄嬰”。當我們“瞧不起”新加坡華文教學比起英文屬於第二語言,畢竟它列在國家語言政策裡受到“保護”。大馬呢,政黨領袖的口號響徹,落實在教育政策上的少,我們太清楚它如何偏頗,問題掃進地毯,愈發嚴重到了拉警報,敲喪鐘的地步。

 

國中華文科一片慘綠,那獨中華文科,在我看來是五十步笑百步。某獨中高三生讀校方指定的課外讀物《紅樓夢》,是白話精簡版,看了半天,搞不懂賈寶玉是男生還是女生,因為他(或她)愛吃胭脂,愛撲倒在王夫人的懷裡,一眼就愛上黛玉和看上秦鐘。更甚者,高一生考完了《孔子說》,他好奇問:“哪裡可以找到孔子原文?”你一定訕笑了吧,孔子原文,不是隨手翻閱《論語》可得之嗎?

 

獨中生視華文科為“背”的科目,背作者,背中心思想,背註釋翻譯,背作品,或是拿起手術刀瞄準句子切割。原來,不論國中或獨中,華文不缺的是考試、技巧、識記,而是閱讀的弱智化。因為考甚麼,華文才教甚麼,而那早已不是華文啊。華文不是考試用的,華文就是存在本身;而喜歡華文,更千萬不要一頭栽進中文系裡,華文不止在中文系所的課程裡,而是在我們每天呼吸的空氣裡流淌和飄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