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華文

破碎的華文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2010418

 

旅居香港的大馬學人林幸謙和旅台詩人辛金順,兩人的書寫都趨近“破碎”,前者以散文集《狂歡與破碎》為濫觴,後者以〈破碎的話語〉為代表。極盡書寫在身份、語言、欲望的分崩離析和恍忡失落。林是在馬大念完中文系赴台,再轉香港;辛先後在台灣完成碩博士,相同的兩人出自國中體系,他們太瞭解上了國中以後,華文(科)如何變得支離與破碎。

 

弔詭的是,最終兩人落戶以中國大陸為中 心的邊陲之地:台灣和香港,從半島政治與話語的邊陲到另一個異域和情感抑鬱的地理邊陲。

 

破碎與流離,成為一代留台居港大馬華人的印記。這一代人畢竟能以文字為棲居地,想像追索一個永恆的家園,無論是在學術或創作,安身立命。林、辛兩人的書寫方式不同,起碼在以華文為母體的港台覓得立錐之地,既是中心又是邊錘的位置,縫補破碎的話語,像希臘神話佩內洛普(Penelope)編織的勞作。

 

然而,對早已扎根本土的大馬華裔,我們的華文語詞總已是破碎難以縫補成文。這當中不僅僅是指在政治與種族身份上的破碎,它更導向一種心靈的破碎。破碎的華文語詞不斷在現實的口語中上映,大馬華裔即使像是自小受華文教育,上獨中,我們的華語文從來就是不純淨的。換句話說,大馬華人要說一口標準而無雜質的中文,無疑像是在建巴別語言之塔。

 

比如,請你扭開大馬幾個私營的華(粵)語電台,或電視台,從早上的清談扣應到夜間的點播,和嘉賓的滔滔論辯,你就知道我文中所指的破碎華文到何種程度。

 

破碎的華文在華人日常口語中習以為常,羼雜各種語言之流,從族群方言,到馬來文、英文和新馬華人特有的發語詞和詞尾。可是,更大的破碎華文在我看來不是在口語,而是華文考試的零碎。從林、辛的破碎書寫,到華文的破碎考試(我早已多次為文,不贅述),作為中港台新外最大的華人群體,早已走入了破碎的境地。

 

因此,大馬華文只能是展演性的(performtivity)華文,而不是活(lively)的華文。君不見遍佈各中學,大專的華語辯論會,中小學的華語詩歌朗誦,或獨中的三語演講。儘管華社華教自詡擁有完整的華文教育體系和大業,我悲觀的遇見華文在大馬土地如此貧瘠和荒涼。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