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何對待教師?――教師節省思

我們如何對待教師?――教師節省思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10年5月11日

516日大馬教師節我正忙著批改學生的最後一篇作文努力回想一週上課的內容寫入每週教學綱要按格式要求分為課題、目的和活動3大項目小小的方格子裡老師們密密麻麻的教案寫得堂而皇之老師成了文字工作者教學綱要上的內容大多抄自教學手冊的學習要求周傑倫有首歌叫〈牛仔很忙〉把它改成〈老師很忙〉送給老師們吧。

 

越是忙碌忙到焦頭爛額的時候我需要閱讀借此平靜自己教師的後來大家不約而同的變成了匆匆一學期結束成了薛西佛斯的勞作。

 

教育部早前指示全國學校515日來個全校大掃除教師節成了勞動日。在教育部官員,或董事、校長、主任的眼裡,老師是需要被監督、考核,像學生那樣打分數評鑒的,老師們一邊忙著教書,一邊忙著上各種培訓課程,就像不久前《星洲日報》(314日)的獨家披露,細看這份指南,老師們的確是像學生那樣被對待以及折射上級對教師專業的不信任感:全國各源流中小學接獲教育部師資培訓組發出的公函,通知在職培訓計劃的變更,同時發出教師閱讀書籍的執行指南。

 

指南闡明教師閱讀書籍之後須向學校老師分享讀書心得。每閱讀一本書以及分享心得,代表完成1天的課程。所選的書籍內容,必須與本身的教職專業知識、技能、職業操守與軟技能有關,每本書的頁數至少要有50頁。教師們所選擇的書籍必須事先獲得校長同意確保書籍內容符合指南要求。出席讀書心得分享會後,必須填寫評估表,針對書籍內容分享以及分享者的表現進行評估。每年順利完成在職培訓的教師,將獲得教育部頒發證書。

 

讀到這裡我們驚訝的發現教師們連中小學生都不如教師要讀甚麼必須先報備一種反智弱智的行政指導閱讀從來不是指南冊子裡說了算。老師的閱讀本來就是自由而多元,甚至異端與少數的。看看小國芬蘭,我們差之遠矣:

 

擬定長期策略、堅持核心價值、改革師資是芬蘭教育成功的3大支柱。全國4000所綜合學校,每校平均150人,每班人數不超過20人,小班小制,有利於無一人落後。自1979年,教委會定調,中小學老師屬研究型,至少具備碩士資格。在芬蘭,老師必須要有終身學習的能力和意願,有能力學習,才能有創新教學,教育才會不斷提昇。

 

芬蘭年輕人最嚮往的職業就是當老師中小學教師受民眾敬重的程度甚至超過總統和大學教授。教師教的不是知識,而是學習怎樣學習。芬蘭官方不進行教師評鑒,任職教委會的資深顧問反問:為甚麼要評鑒老師?教甚麼,怎麼教,用甚麼教科書,由老師自由選擇。當老師不是為了錢,因為我們相信這份工作對芬蘭很重要。

 

師資即國力老師愈好國家愈強大。參閱《芬蘭教育世界第一的秘密》台北天下2007

 

回到國內我們的教育大計朝夕令改師資參差不齊我想起龍應台的〈幼稚園大學〉裡提到有一天去學生餐廳吃早點看見校長親自站在那裡檢查學生是否穿著不成體統的拖鞋我們的老師們都被幼稚園化了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