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来宽中,听弦乐,品西点

古来宽中,听弦乐,品西点

 《星洲日报·大柔佛》·杨邦尼·2010516

58日,星期六,是宽柔中学古来校园的教师节。屈指一算,古来分校从2005年第一批学生在原本是一片油棕园的校区就读以来,今年刚好是第6年,建校以来一路磕磕绊绊的多,学生每年的快速成长,人数近4300人,加上老师的流动和新进老师居多,“代课”两个月来,亲见分校的问题罄竹难书,反倒是一场学生为教师节筹办的庆典,表演节目和餐饮科同学精心准备的餐点,我竟稍稍感动。

九点钟的文娱表演节目,计有相声、管乐、舞蹈、弦乐、扯铃,合唱和华乐。因为是第一次观赏分校表演团体演出,我可以不带“先见”的品评一番。开场的相声,一瘦一胖的配搭,你如果闭起眼睛,一口“京片子”,毫不逊色于“职业”演出。直到弦乐团出场,坐在台下的我心绪翻腾,分校百人的弦乐团成立不过6年,何以能够拉奏威尔斯著名音乐家卡尔·杰金斯(Karl  Jenkins 1944)的名曲帕拉迪奥(Palladio),急管繁弦,大珠小珠落玉盘,看学生们把小提琴架在肩上,拉着琴弦,眼神专注看琴谱又要注意指挥,我遂想起1988年陈徽崇老师在新山宽中成立小提琴班之时,只有6人。

自那以后,宽中校园里的音乐风持续滥觞,如此茁壮的音乐团体早已是独中翘楚,陈老师的梦未竟,从最早的军铜乐到管乐,组建弦乐,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师其实一直有下一步:整合管乐和弦乐,成立全马独中第一支交弦乐团,英文叫symphony orchestra。这次,我在分校礼堂听管乐和弦乐团分别演奏,前者是谭盾作曲的《卧虎藏龙》,后者是中、大、小提琴反复对位如巴洛克繁复回绕的帕拉迪奥柱式,它源自于16世纪意大利建筑风格,同时也是希腊智慧女神帕拉斯(Pallas),学生或许未深知曲子的名字大多不是英文发音,背后隐藏了是整个文化的谱系和相互影响。就像当初仍是学生的我们唱陈老师的歌未必了解那词与曲背后的深情和寄托。

过后,我到了杨文煌老师像“货仓”的个人办公室,堆满琴谱,CD和书籍,狭促而闷热,聊起是时候将弦乐和管乐合体,新山总校不能,在分校,仅仅6年时间,弦乐团能有今天的成绩,我说“惊艳”而不为过,毕竟它没有基础,没有可资模仿的学长姐,学生凭一股热忱,如果只是靠每逢星期六联课不到两小时练习是“不可能的任务”,学生在校外到音乐学院继续上课,或利用下午放学留校练习,再由父母接送,或各自搭巴士回家。

节目结束后,董事,校长和老师移步到餐饮科课室,这个成立不到4年的科系,同样在跌跌撞撞和更换老师中度过。实习厨房没有吸油烟机,只是简单安装了抽风机,我和学生说餐饮不止学的是做菜,烤牛排,烘培甜点而已,而是饮食文化和礼仪,更重要的把英文学好,再学几个法文或意大利文发音的餐饮名字,有机会到瑞士或法国进修。餐饮不止是技能的锻炼而是文化的养成。享用着学生一早到校准备的生菜沙拉,配调千岛酱,美乃汁,烤鸡肉,草莓泡芙,甜点,我们看见这群平日吵闹,不安于室,有点桀骜不驯的学生交出了一份成绩单,让老师们品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古来宽中,听弦乐,品西点

  1. Cheong says:

    组织“宽中管弦乐团”也是多年来我所乐见的。每每听到略嫌“薄弱”的弦乐和过于“粗旷”的管乐分开表演时,感慨良多。如果 2 团能放下以往的包袱,合为一体,宽中必能成就一支出色的管弦乐团,在音乐道路上又作提升。祈望这一刻早日出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