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新山海岸線

消失的新山海岸線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10.06.02

 

海岸線塵土與黃沙飛揚水泥和石塊正把海岸線一步步退離到更遠處

 

 

火車站孤零零,對照著玻璃帷幕像酷斯拉的新大樓,又聽說不久將遷入新火車站

 

 

我寫過〈新山南方的瘡疤與恥辱〉2004123一文那時的南方門戶正如火如荼的拆舊樓建新關稅大廈把紗玉河灌上水泥漿封起來惡臭埋在地下水溝不見與不聞。20105月,首相納吉夜訪新山市區老城,在萬人簇擁下象徵式走了一趟陳旭年街、馬來夜市和印裔商區,想像與陶醉一個馬來西亞的和諧與共榮。

 

後來在南方學院的一場文藝沙龍上我溜嘴說出新山沒有未來2007315),嚇壞一批熱愛新山的老文化人。

 

舊關卡如今已拆除殆盡就像早前拆除的老巴剎巴士總站佇立在麗都海邊的觀景塔一一消失的歷史地標。剩下新山火車站孤零零,對照著玻璃帷幕像酷斯拉的新大樓,又聽說不久將遷入新火車站。然後,首相撂一句花兩億令吉把紗玉河挖出來,整治溝水,可是,聽在在地文化人的心裡五味雜陳,無怪乎小曼喟歎:我不悲不喜。也不敢幻想紗玉河將來像巴黎的塞納河,更不敢幻想紗玉河像首爾清川溪,從臭河變觀光線。除非,將來,人人心中都有一條清澈,會唱歌的河。這樣的河,50年前,新山人有過。

 

然而消失的不僅是河老建築一幢幢拆除延綿不足10公里的新山海岸線正快速的消失在人們的視線。趕緊,大馬的朋友們,下一次路過邊城到獅城的時候,柔佛海峽可能變成一步即可跨過去的海溝

 

從士古來河算起開車途經淡杯轉上高架橋正式進入新山沿著士古來路即現在的金海灣這裡曾是新山最大的紅樹林區有鷺鷥鸛鳥在這裡過冬棲息甚至長久住了下來。往前是阿布巴卡路,戰前興建的紅赭色中央醫院宛如飛機的雙翼,阿布巴卡圓頂星月回教堂在山坡上,敦伊斯邁路上大皇宮藍色屋頂,雪白雕花柱式與梯階,煞好看。

 

水上浮城地下是昔日的麗都海邊浮城如其名開業不久即浮沉歇業像一具擱淺在水泥岸邊的現代廢墟。新山華族歷史文物館在依布拉欣路上,和獅城遙遙相望,清楚看見對岸兀蘭的組屋,又重新髹上新漆。

 

從金海灣算起到中央醫院大半個新山的海岸線塵土與黃沙飛揚水泥和石塊正把海岸線一步步退離到更遠處神手和推土機不斷駛入狹窄的道路。不久,這裡是多條填土的馬路和商場。海狹,變小,變遠。

 

 

為了這條濱海大馬路的鋪設,岸邊一棵棵的老樹砍去,不知所終。反正,在新山,市政府習慣拆了建,建了拆,歷史的記憶一次次埋進土裡。市民永遠是這座城市暗啞的一群。

 

獅城南部寸土寸金的新加坡河岸,濱海灣的金沙綜合娛樂城、酒店、摩天輪,整個海岸線櫛比鱗次的高樓,河和海近在眼前,一座濱海蔚藍的國際大城市。像小曼那樣,我不敢幻想2018年獅城的地鐵線延伸到新山,或匍匐在水底或跨越柔佛海峽,那時兩岸的距離不是更近,而是更行更遠還長,邊城的海岸線更難以入目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