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園和胡適公園

 

傅園和胡適公園

《南洋商報·商餘》·楊邦尼·201065 

 

 
 
從蒲葵道拐入醉月湖畔閑坐半晌,J叼起煙,這是他一貫的呼吸練習,看野鴨浮遊……
 
 
 

 
中庭的老樹還在,長廊傳出教授的教課聲沈沈,我和阿晃在這裏上過《尚書》和《楚辭》。
 
 

 
 
仿希臘巴特農神殿的斯年堂,象牙白大理石多利克柱子有苔痕和綠蘚,我們各自走看,終於不知彼此在哪裏,池水冷冽,薜荔攀巖著挺拔的椰子樹,一柱擎天仰望的姿勢,遺世獨立。
 

胡適之墓映眼簾,它低調,素白。

 

 
胡適公園,樹影深深,深入尋常百姓家

  

這一次,我將巡遊臺北墓園。

最早的是,那時年輕,少不更事的時候多,它總安靜的藏身在校門進出口,長滿掩映的亞熱帶樹叢,蒲葵,大王椰子,穗花棋盤角,面包樹,銀葉樹,薜荔,白千層,蘇鐵,流蘇,雀榕,杜鵑,槭葉翅子木,一邊是羅斯福路,一邊是新生南路,繁華和死寂就在一樹花草之間分隔和交界,這裏是臺大校長傅斯年(1896¬¬1950)安葬骨灰的地方,叫傅園。

1949年倉皇渡海的國民政府,大批五四戰將隨國府來臺,傅斯年任臺灣大學校長不及兩年,病逝於臺灣省議會,為臺大留下學術典範與自由學風,仿佛那斷了根的北大精神靜靜地在校園裏滋長,沈潛。第一代臺大中文系的教授們大多來自北大畢業生,毛之水,董作賓,洪炎秋,戴君任,臺靜農……我暝起眼,一副民國風範就鋪展開。

和小朋友J先到巷子裏的鳳城燒臘吃過三寶飯,天冷,在便利店買了研磨熱咖啡捧握在手裏取暖,想說就到校園裏遊晃。從蒲葵道拐入醉月湖畔閑坐半晌,J叼起煙,這是他一貫的呼吸練習,看野鴨浮遊,垂柳依依,經過文學院,中庭的老榕樹還在,長廊傳出教授的教課聲沈沈,我和阿晃在這裏上過《尚書》和《楚辭》,偶爾被窗外的小葉橄仁的落葉驚嚇,心思早就神遊野外。沿椰林大道往校門走,遂拐進女生宿舍旁的墓園。簡媜在她的《水問》裏提及她一個人遊園,陰森而孤單。

我們走進園裏,天色陰陰的,後來校園四周的圍墻變矮了,打造一個沒有墻垣的大學和社區,花樹外面隱約見疾馳的汽車和機車,和停滿腳踏車。

傅園入口寫著:本校為紀念傅斯年校長,1951年於傅園內修建安置傅校長骨灰之斯年堂,以及方尖碑,水池,步道等設施。傅園現有面積約7000平方公尺,160余株喬木,其中有日據時期即栽種之植物標本,亦有其後陸續移植者,均已茂盛成蔭。2004年春,本校成教育部永續校園實驗案之經費補助,得以改善園內長年以來缺乏整修之情形,俾園中意涵深遠之設計、種類繁多之動植物、潛力可觀之生態,得以再度吸引學子徘徊其中,觀察生物之美,並領受前賢之精神感召。

園內靜得出奇——大學拍畢業照的那個夏天,汗淋淋的,很熱鬧——這次,J第一次入園,他若有所思,樹冠聳天,露出一線天光傾斜,可是冷天,諾大的園內只有我們兩個人,仿希臘巴特農神殿的斯年堂,象牙白大理石多利克柱子有苔痕和綠蘚,我們各自走看,終於不知彼此在哪裏,池水冷冽,薜荔攀巖著挺拔的椰子樹,一柱擎天仰望的姿勢,遺世獨立,好像這裏從來未有人來過,我們闖了進來,樹樹碧無聲,充滿殺機和共生的植物大觀園,闊葉榕糾結盤繞的根須像編織一張崢嶸歲月的臉,而和諧,且天地未言,四時行焉,J消失在園裏,我坐在斯年堂的碑前,坐著,坐著,直到身子冷僵了,站起來,叫J的名字,他從不知哪個方向出走來,我們遂離開墓園。

大批出走流離的五四人物最後埋骨寶島,傅斯年,胡適,林語堂,張大千,五四余緒,在臺灣延續。

阿晃說,如果越過山頭,就是南港中央研究院,胡適公園在那裏。我搭捷運徑自先到南港站,再轉搭巴士即到。公園就在中研院,一路之隔,我中午到,冬日暖暖,路上車少,人少。異代蕭條,惶惶時局,1962年,胡適在院裏參加會議,於會議中心臟病發去世,毛子水寫了墓誌銘,淡雅白話,曰:這是胡適先生的墓,生於中華民國紀元前21年,卒於中華民國51年。這個為學術和文化的進步,為思想和言論的自由,為民族的尊嚴,為人類的幸福而苦心焦思,敝精勞神以致身死的人,現在在這裏安息了!我們相信形骸終要化滅,陵谷也會變易,但現在墓中這位哲人所給予世界的光明,將永遠處在。

這天的冬陽琉璃姣好,拱形大門,高聳椰子,噴泉,尋階梯,胡適之墓映眼簾,它低調,素白,墓前豎起鮮花一束,是胡適之孫胡復所獻,另有胡適半身銅像,墓園簡約,有白色廊亭環繞,沿石階,涼亭,眺中研院。只是,我低徊,想像從清末以來,波瀾壯闊的救國圖存的大計,文字成了變革最大旗幟和利器,白話詩的始作俑者,他寫的《嘗試集》今日讀來如此大白話,他的文學改革芻議,占據大半個中國現代文學史,再怎麽繞,都要經過他,匍匐他,只不過,死後,和身前巨大的分貝相比,太寂寂無聲,躺臥在四周有松柏,榕樹庇佑的園裏,甚至遊園,晨運,漫步的人,不知胡適就在這裏。

你們看,有市民帶著自家的狗狗,在遊晃,曬冬陽,松鼠從這個樹頭跳到另一個樹頭,山腳是胡適小學,傳來學生朗朗讀書聲和歡笑嬉戲聲,胡適公園,樹影深深,深入尋常百姓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晃蕩臺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