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從“河”說起

新山,從“河”說起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寫在邊上文字工作者2010.06.13

 

 

漢代桑欽作《水經》過了幾百年北魏驪道元繁征博引為之注是為《水經注》哪些河從何處發源哪些河改換了水道哪條河了合,合了分,哪些河干涸,或入湖,或奔流到海,或在時間的長河中漸漸消亡。地理學上的江河,某種意義是文化上的更迭,興起和隕落。新山的紗玉河,就是一條在不及百年發展下,快速興起復又覆滅的河。 

我們沒有驪道元為《水經》作注為古代中國1200多條水道留下文字記錄。消失的,通過文字再現。近日新山文化人,為柔佛古廟建於何年喋喋不休,老榕樹砍了,山推倒,只能以廟裡的牌匾,鐘鼎揣想建廟年代,無論是18101870年,這間中消失的紐帶不復見。倒是一本英文著作《新山,1855—1957:在地歷史與景觀》(Johor,1855-1957:local history,local landscapes),通過栩栩畫像,漫漶地圖,斑駁照片,繪聲繪影一個百年河海邊城的變遷,起碼改寫了我新山(華社)一山一廟一校的歷史想像。 

作者黃佩萱Darin P.Lim Pui Huen),黃亞福之曾孫女耗時逾10年完成2009年由新加坡海峽時報出版。每一幀照片除了系屬作者外,詳列出處,從個人到機構,到官方;從本地,到獅城,至澳洲,英國等地。 

書名用的是Johor指的是新山而非我們現在認知的柔佛。第一章歷史的延續,從1855310日蘇丹阿里與天猛公達因依布拉欣簽訂合約始,一個前現代的新山正式浮出歷史的地表。直到最後一章獨立之路止。200餘頁的新山百年史只寫到1957年,讓我們從說起: 

紗玉河很短,它更像是一條溪。多少年來,它由一個據點發展成新山市中心。雖然是條小河,河道夠深,足以行船。河口是個安穩碼頭,靜謐的柔佛海峽阻擋暴雨和驟風。舯舨,販艇常往於河上,商戶之船可直溯上游,遠至甘榜Melukut,今日熱帶旅店之所在。而大型船隻停泊在岸外。紗玉河是個口岸和碼頭,輸出物產,輸入所需。港之善,地之利,柔佛蒸汽鋸木廠位於河口。(第58頁)

往來河海間的船帆絡繹請允許我用過境千帆形容黑白照片上的紗玉河口Dr Jiri Baum提供的私藏照河岸小船兩艘英殖民風雕花白色跨河橋和尖塔橋燈岸上兩層樓的店屋清晰見陽台上涼曬衣服基全是大大的漢字店招,照片右下角一位戴帽子穿西服的男子正行過橋頭,路上有小孩,穿唐服的,推著二輪貨車的,路中似有傘,警察站崗,以及佔據3分一畫面一棵河岸大樹像是火紅的鳳凰木不遠處有丘山茂林那隱隱是192030年代的兩岸風景。(第67頁)

我掩卷歎息,如今那條河呢?往後的新山不知從何說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