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惑:讀《寬柔紀事本末》第23節

有惑:讀《寬柔紀事本末》第23

《星洲日報·大柔佛》·楊邦尼·2010620

由鄭良樹和安煥然合著的《寬柔紀事本末》(南方學院出版社,2005年)是迄今記錄寬柔歷史最完整的著作,鄭教授負責撰寫大馬獨立前的寬柔史,第1節到第15節,安煥然博士負責獨立後,第16節至第31節。從1913年的寬柔學校到2005年止,寬柔百年在望,在最後我們讀到“史著”對寬柔學校(切確來說是對寬中的歷史評價)提出三個價值的評斷:

一、水滴石穿,對寬中生歷年學術表現的羅列。二、務實辦學,缺乏“運動”,特別是80年代大馬華教運動的新高潮期,寬中的缺席,雖為全馬最大獨中,華教運動鬥爭上,不再領航。三、校風保守,市場導向:“寬中該航向哪裏?若要再次啟動‘大腦’,人文精神、華教意識的重建,亦刻不容緩!”(第354頁)

安煥然的“史評”大致切中寬中“時弊”。至此,《寬柔紀事本末》從寬柔學校,寬柔中學,專科班,南方學院,“寬柔學村”成焉(鄭良樹語),只不過獨立後的寬柔史,我們直接可稱為新山寬柔中學史,間中的寬中古來分校和南方學校,寬柔5間小學其實是存而不論的。從第一節的創辦寬柔學校,到最後一節的寬中走好,《寬柔紀事本末》竟成了寬中“一家之史”。

太史公感嘆:“夫學者載籍極博,猶考信於六藝。詩書雖缺,然虞夏之文可知也。”(《史記•伯夷列傳》),用司馬遷的議論或牢騷來讀《寬柔紀事本末》,我們發現它充滿了各種missing link,遺失的環節。以第23節:周記事件學生罷課為例(第265271頁),扣除照片,實際上只有4頁的文字,如此重大的歷史事件,有太多語焉不詳,甚至想當然耳歷史價值的判斷(或誤判)。

1969年,有著加拿大渥太華大學教育博士學位的鄭忠信出任寬中第4任校長。安煥然引用了黃繼祥撰寫的〈寬柔中學史略〉(《寬柔中學校刊:第二輯,19641984》第9頁):“此次事件(按:指196971日,學生罷課)之主要原因,乃因自鄭校長蒞任以來,人事安排早已引起諸多議論,且各種行政措施,改革過於急驟,全校師生,一時難以適應,不滿情緒早已高漲;周記事件,僅為導線被引燃而已!”

讀到這裏,兩行文字滿布裂痕和罅隙,《紅樓夢》中的“甄士隱”(真事隱),鄭校長上任來的人事安排引諸多議論,改革急驟,師生難適應,然而,是怎麽樣的人事異動,退休的,升任的,或是降級調任的,不得而知;改革的快慢如何定義,一個月,半年或更短,還是更長,全校師生不能適應的又是什麽:課程,考試,作業或校長的言行作風。

我們不要忘了,60年代新馬華校學潮司空見慣,更大的歷史時空,1966年的文革,68年的法國學運,同年7月,寬中17名學生涉及被官方認定的顛覆活動的非法集會的“笨珍黃梨廠事件”,1969513事件,全馬風聲鶴立,校內與校外劍拔弩張,歷史與政治的杯觥交錯。

鄭忠信校長上任兩年後,即請辭獲準。19691970年,大馬政局丕變難測,寬中校史上的動蕩期,揭示的同時,又隱去了什麽。吾人甚惑焉。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