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延續與斷裂

歷史的延續與斷裂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楊邦尼2010.06.21

讀錢穆的《中國史學名著》一本小書40年前為文化學院歷史所博士班學生開課的上課實錄隨堂講義。一整年的課,我花了3天時間看完,彷彿就上了一年的課。讀其書,見斯人。

從《尚書》講起,到清代章學誠的《文史通義》,上下延綿3000年,許多歷史名著只知其名,未親身閱讀,我重新做起歷史的小學生(龍應台語),發現中國歷史自古至今常常是掛一漏萬,以管窺豹,以天下之美,為盡在已。

因為是上課實錄就像錢穆在學生面前叨叨絮絮該如何讀書做學問做學問該以自己為主做那是用材料的人不是為材料所用的一個工具書的背後必該有人讀其書不問其書作者之為人決非善讀書者任何人做學問都該要在自己性情上有自得這就是開了我們學問之,不要在外面追慕時代風氣

錢穆引章實齋雲史所載事者事必藉於文字而傳故良史莫不工文於是史學和文學又匯通了。我們今天更多學的知識,而不是學問。知識長,學問未必長,或者知識隔如萬花筒碎片,如氾濫的尼羅河,錢穆有一個比喻極生動:一杯茶亦要好多片茶葉沖上開水,始成一杯茶。若把茶葉一片一片分開,單獨泡,便不能泡出茶味來。

我這樣讀來,沒把史學名著讀個明白,記個清楚,反倒是錢穆上課的殷殷切切讓我印象深刻。錢穆雖治中國古代史,卻強調近代史不可不知。古代或近代中國都太遠,我們自己的國史地方史,卻又充滿神話傳說與話語禁忌。中學的馬來(西)亞史和東南亞史總覺得歷史人物的名字好相似,我不僅要重修國史,更要重學馬來文,或早期的荷蘭和葡萄牙文,英文更不必說。

年輕馬來學者法立諾的新著《老師沒告訴你的事》What your teacher didn’t tell you: The Annexe Lectures),把我對馬來西亞的歷史認知像磁碟重組那樣洗刷一次。原來,歷史充滿玩笑和作弄,哪些人被記錄,哪些事被刪除,序言歷史,與法西斯主義者的玩偶:對過往的重述和我們多樣歷史追憶的行動更多像是心理與社會的不懈努力,因為歷史總是政治的和狡猾多智的。我們看見歷史如何置於染槽中,為統治精英、政客和政府效命,為了傳遞事物的理性,公正和決定。我們必須為活著的當下,轉過身去看過去,以此提醒我們是誰,我們可能會是甚麼,我們又如何成為現在的自己。

法立諾的話用太史公的講法就是述往事知來者福柯的知識即權力。是啊,我們對過去知道得太片面,於是今天面對的各種差異與偏見,因為學校老師沒告訴我們,我們必須像法立諾那樣的挖掘:書籍、檔案、原始資料的匱乏,意味著材料經由直接的訪談而採集,在倫敦、巴黎、阿姆斯特丹、萊頓的二手書商尋找絕版書,將被刻意撕裂分割的歷史碎片縫合起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