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拆卸的國都

吉隆坡,拆卸的國都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文字工作者2010626

 

建竣於1895年,吉隆坡半山芭監獄圍牆拆除了;位於首都市中心,廢棄的監獄,罪惡的象徵,見證百年吉隆坡的開埠史。讓我們把歷史的鏡頭拉回到1895年,個人私事和家國大事如何編織。

1895年,法國作家紀德在阿爾及利亞一間酒店大廳,正準備離開。不經意看見有兩位新客人的名字寫在板子上,他在日記《如果麥子不死》寫道:突然,我的心砰然跳動,最後兩個名字別是王爾德和道格拉斯。紀德隨即把板上自己的名字擦掉,前往車站。紀德迴避王爾德,緣於1891年的在巴黎的初次見面。王爾德,因雞姦罪而入獄的英國作家,王的道德悖逆與美學逾越,深深吸引與影響紀德,王爾德在精神上誘惑紀德

同年幽默大師林語堂出生是清政府和日本訂立馬關條約的那一年條約規定割讓台灣和承認朝鮮獨立。1894年甲午戰爭清光緒20大清帝國敗給日本。遠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國經濟整體總量正式超越中國。1895年,《檳城新報》創刊,陳嘉庚第二次赴新加坡,岸的新山,蘇丹依布拉欣爵士繼承皇位。

世紀末氛圍籠罩歐陸亞洲一片烽火。1891英政府開始在半山芭興建監獄想來那時的半山芭一帶必定是叢林與沼澤林中有野猴河口有鱷魚。中文的半山芭保留了它原始的風貌。1885年,甲必丹葉亞來逝世,年僅48歲。吉隆坡是一座拆卸的國都,曾經有一段時間葉亞來的功績是消失在國史上的。

那麼這座從1857年開埠以來的城市還有多少歷史被掩埋被清除被遺忘。比如,自1972年升格直轄市,去問問百萬吉隆坡市民有幾人可以清楚說出歷任市長的名字。吉隆坡一個生冷之城,最具意義的建築和地標是曾享譽全第一高樓的雙峰塔,無論白天和夜裡雙塔矗立,它是為外國旅客而建的,市民從來是缺席的,綠茵的草坪不能躺臥,有警衛警告,公園是屬於私人管理區,環境優美,樹木扶蘇。國油音樂廳的音效與管理不輸歐美,出了音樂廳找不到公共巴士站,德士漫天開價。

首都的建築都冠上國家之名它們和你我距離遙遠國家體育館、國家博物館、國家動物園、國家科學中心、國家圖書館、國家皇宮。吉隆坡的市民們,他們除了對八爪魚糾纏的交通習以為常,自求多福,人人購車代步外,假日逃離城市,上雲頂聽演唱會,搭廉價航空出國透透氣,城市少人散步,遛狗,低頭看書,咖啡館閒坐。即使偶爾的街頭示威,警察比示威遊行者還多。

就在監獄圍牆拆除前,有百餘市民持蠟燭走在長長早已剝落油漆的壁畫前,哀悼一座城牆的消逝。大馬百年的建築,能拆掉的,剩不多,一步之遙坡底的茨廠街,是下一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