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藝術節,解禁皇家山

新山藝術節,解禁皇家山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2010.07.11

 

 

2010年第7屆新山藝術節低調演出在老城市區市民口中的皇家山Bukit Timbalan),蘇丹依布拉欣大廈這座結合印度伊斯蘭建築繁複雕花塔尖拱門兼具土耳其和阿拉伯風昔日皇家重地表演藝術進駐摘掉神秘面紗皇家山頂有種自在與舒適。

為期近一個月629日首場的澳洲少年合唱團拉開序幕以新山開埠故事的《瑰麗大地》音樂劇這是一個大馬的演出編劇執導到配樂演員各族參與723結合武術與舞蹈的《霸王別姬》多元與異質。

當新山的華語文化人在嚷嚷邊城文化宛如沙漠時另一群在地的新山人容我稱呼他們為英語文化人當中包括馬來、印裔和華族在默默耕文化的田畝。由官方出資,柔佛表演藝術協會主辦,我讀著一冊豐厚的藝術季節目介紹,英文撰寫,遂和主辦人閒聊,何以沒有國文或華文版的節目單,因為人手不足,文案由一人撰寫,藝術節的宗旨:

在表演藝術的發展上,確保柔佛不落人後;創造,鼓勵與推動一個欣賞藝術的市民社會;營造輕易接觸、有能力負擔的藝術活動;俾使新山成為大馬表演藝術中心;提供柔佛與大馬藝術工作者演出場合、國際與跨文化交流的平台;吸引遊客,提昇柔佛人民更美好的生活。藝術節的四大元素:在地、國際、教育與互動。

710日晚讓我帶領新山華文讀者去皇家山在蒼鬱的青龍木大樹下聽一場即在地、國際和世界級的音樂會。

剛從南非表演回來參與世界杯的文化季來自吉隆坡的AKASHA古梵文意為無限空間7位團員分別來自澳洲、印尼和本地馬來人、印度人、華人語言交流眾聲喧嘩團長來自悉尼一口馬來腔的英文加一兩句華粵語。這是道地與真實的大馬聲音,我坐在台下,彷彿那聲音正來自雨林,山嶽,和各民族的呼吸一同起伏。任何的藝術必需扎根土地,本地的即國際的。

試看演出的樂器六絃琴、低音吉他、電子琴、有20弦的西塔爾、馬來單面鼓、秘魯卡甬鼓、中東的達剌布卡立鼓和印度的塔布拉雙鼓。我們無法以這是哪一族、哪一地的音樂框限,正如它的演出名稱叫混合那樣。演出中,沒有記者或觀眾大喇喇的用閃光燈拍照,近300人的觀眾,有各色人種,來自新山的各族外,還有土耳其、韓國和遠自比利時的一對夫妻,陶醉在微風如熏的皇家山頂。(藝術節網址:www.jbartsfest.co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