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人”缺席新山藝術節?

 

華語人缺席新山藝術節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10.07.21

 

在新山市區皇家山舉行的第7屆新山文化節有來自獅城蜚聲國際的四重奏T’ang Quartet

游晃在昔日皇家禁區和藝術節的工作人員隨意用英語攀聊。在藝術饗宴之後原來新山或大馬的文化人壁壘分明彼此在各自的高牆內演出。一邊是華語文化人,他們正如火如荼籌辦陳徽崇老師的音樂會,經常掛在嘴邊的是一山一廟一校的精神如何動人,而另一邊的英語文化人(他們或是講英語的華人,印度人甚至馬來人)的文化氣息顯然不同於華語文化人。

英語人的氣質有別於華語人不在貶低華語人而是文化教養使然。華語人的音樂會特別熱鬧,演出進行時,閃光燈啪啪亮,手機響。比如,6月,旅美的陳萬達博士吉他獨奏會在古來寬中分校大講堂舉行,音響一開始就出狀況,陳博士忘神演奏時,閃光燈像閃電震懾全場,陳博士幽默的回應,他說在美國有一次聽馬友友,有觀眾攝影,工作人員趨前將相機沒收。雲門舞集在北京演出,舞者一出現,閃光燈閃現,林懷民氣出場,閉幕,重來!

藝術就是藝術音樂就是音樂不用剪綵人沒有開鑼儀式沒有官員冗長的致辭或訓話買票的目的很清楚觀眾是純粹來欣賞藝術表演的。

新山藝術節礙於硬體、財力和知名度沒能力請到像柏林愛樂或雲門舞集那樣高檔次的藝術團體可是英語文化人的努力和熱忱從來就不輸華語文化人。藝術節秉承在地與國際跨種族跨文化流行與古典縱使沒有像樣的音樂廳少則幾十人多則百人安靜的欣賞表演或隨之擺動身體和歡呼其樂融融。

數十場的表演華語人關注出席的有多少澳洲男聲合唱團、以新山開埠為故事的音樂劇《瑰麗大地》、原住民樂團《紅石123》、融合東西方音樂的阿迦奢Akasha、以各族鼓演繹的亞西阿那Aseana打擊樂、日本古箏和傳自唐朝竹製的尺巴笛帶給新山一個東洋風味的夜晚、潮州劇、華語古典流行樂、爵士瑪瑪之旅和最後一場的舞術劇《霸王別姬》。

主辦人之一的蘇希在電郵中告知辦藝術節很吃力有時想放棄但是這些年總有觀眾默默支持就一路走下來。語言從來不阻礙藝術的交流華語人和英語人的藩籬讓我們一起跨越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