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如鴻毛的死罪

輕如鴻毛的死罪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2010.07.25

2010年全球競爭力排名第一經濟成長超越中國亞洲首位李顯龍總理的年薪是美國總統的5兩座綜合娛樂城加賭場第一屆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將舉行國際華裔影星李連傑、鞏利入籍新加坡還有許多來自印度、中國的新移民排隊成為永久居民新公民。手持新國護照是榮譽、安全、效率、守法和高薪的象徵。

然而,獅城的成就要放入括號的。獅城的乾淨、整齊、光鮮的背後,是要付出代價的,用英語來說:Singapore is a fine country,美好(fine)的獅城同時是處處遭罰(get fined)的城市,行走或行駛在路上有各種電眼在注視著你。這樣的國度,無疑就是歐威爾的《1984》或是赫胥黎《美麗新世界》。

來自大馬沙巴的楊偉光,2007年攜帶42.27克海洛因入境新加坡被捕,時年19歲。根據獅城法律,販運超過15克海洛因,唯一刑罰是死刑。

獅城的嚴刑峻法外人無緣置喙。只是相對於國內媒體近日報導楊偉光向新國總統申請的特赦大馬民間團體和律師的自發後援會意欲向死神展緩死刑令。新國從來對外國犯不手軟:1994年,18歲的美國少年因噴漆破壞汽車,坐牢4個月,鞭刑6下,引起國際嘩然。2010年,瑞士男子塗鴉地鐵,是獅城一等一的大新聞。早前,英國作家的新書內容涉及獅城的死刑制度,遭警方逮捕查辦。

楊偉光案獅城媒體一片靜默噤若寒蟬。它沒有在獅城引起多大的注意或媒體刻意的不報導,彰顯的是獅城話語空間本來就極具壓縮,政府和官方媒體早已過濾選擇哪些話題成為公共議題,哪些則是話語的禁區。

精英政府說了算媒體不過是附和與報導配合討論。如是觀之,大馬民間的話語系統,顯然比獅城開闊許多。藉著楊偉光一案,大馬媒體和民間團體,其實為我們開了一門輕如鴻毛的死罪的課。

死有重於泰山或輕如鴻毛。重於泰山的死反而讓人容易接受因為壯烈為民族為家國。輕如鴻毛的死,用昆德拉的小說,輕得叫人難以承受,像影子一樣沒有份量,變得比鴻毛還輕,嚇不了誰。

販運超過15克海洛因的死罪不就是變得比鴻毛還輕嗎

如果楊偉光的19歲販毒22歲借由佛法洞悉這是他人生的業Karma),是遠遠不足惜的。

他從沙巴山打根走出來12歲輟學父母離異在亞庇工作往西馬的吉隆坡輾轉到新加坡。楊個人的事故已不是他個人的遭遇,而是有一大群,比如國中的輟學率達30%,一個離散弱勢的集團,或在幫大耳窿騎著摩多車丟飛廣告,或在兜售盜版光碟,像電影《艋舺》喊殺喊打的小弟那樣,沒有明天。

我想起希臘神話奧菲斯以歌聲和琴音獨自步入地獄以旋律打動冥王冥後把妻子尤麗黛帶她還陽生命未曾綻放蓓蕾已遭攀折最後冥王流下鐵石淚叫地獄應允了愛的呼求。獅城的法律如冥王鐵面無私,是否聽見了奧菲斯的歌聲,撼動了地獄和人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