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與道理

地理與道理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寫在邊上2010.08.22

學生由初中升上高中選科時的考量最常聽到的理由是文科要念歷史、地理都是背的。即使數理化成績不算太好,最終選了理科或商科。以為從此就可以擺脫史地科死背的夢魘。史地科在學生心中烙上死背的惡名,或許和我們的考試制度有關,課時有限,考試範圍多,比較像是趕鴨子上架,赴就了事。

可是地理課對畢業自台灣師大地理系的陳鴻珠老師1969—2010來說不僅是應考的科目而是每一堂地理課自己必事先佈局一番從地理現象衍生出的人生哲理總能令這些莘莘學子感悟良多……舉凡大自然的氣象、地形以至岩石我總堅持用活潑的態度來加以闡述。天馬行空卻不偏離課程單元。唯有如斯的學習方式,封閉的心扉始可以在大自然中得到自由和解放,學生也會因此感受到豁達的靈魂。(〈小太陽〉,收入《一張精彩的人生地圖》,2010年)

陳老師的地理教學已是人文教育的最佳實踐天文地文水文乃至石頭裡紋理都可以幻化成一個微觀的人文世界我以岩石中的差別侵蝕激勵著學生告之堅毅的性格正如硬巖一般。

我在陳鴻珠老師身上親見情意教學示範。我試著在她書寫的10篇教學論文中找到了那個令她魂縈夢牽在講台的熱情一切從美出發。

問題是我們的學生除了記憶、理解課堂上的地理知識以外是不是對於活生生存在於周圍的自然環境還存有耐心和細心在講求速食文化的現今我們的未來主人翁對於滿天的星光閃爍從烏雲後面透射出來的霞光中央山脈的峰巒起伏、雲煙裊裊是不是還會把腳步放慢把聲音放小抬頭仰視自然界的神奇〈淺談地理世界中——美的體會〉

讀到這裡鴻珠老師的地理之學亦是她之於學生的處世之學地理筆記成了她和學生之間不止是知識的記錄而是心靈的澆灌她寫道雪一層層地累積才會形成冰川。心裡有甚麼不愉快的事,就要馬上掃除掉,不要讓他們形成冰川。

是啊,以我觀物,物物皆著我之色彩。我們好像忘了,《山海經》是中國最古老的地理之書,在神話的背後有著先人對天地自然最敬畏的觀察和體悟,一直到了《水經注》,地理書儼然就是一部文學之著了,是觸動心弦的。鴻珠老師多次引莊子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身為地理老師的她嘗試用有限語言把天地洪荒的無限之美告訴學生,慢慢走,慢慢看,慢慢體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