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2010.08.23

 

每每現實中無法言說的禁忌的古人早早就書寫成文警惕或昭示後人藏在蒙塵的書頁之間等到有一天讀者無意間翻開心中鬱結全在文字裡紓解於是當下的困頓、受挫淼淼的歷史之河不啻是水滴和浪花歷史終究會做出最後的審判。讀《國語‧周語》的〈召公諫厲王止謗〉一文,2000多年前的人事如此的鮮活與立體,它不曾遠去,就在我們的週遭繼續發生,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這話多少有點道理。

時間距今約2800年的西周周厲王虐民不堪命國人謗王。厲王大怒,找來了衛國的女巫,負責監聽謗民,一經舉發,則殺之。在路上行走的人們,雖口不能言,改以目光的流傳表示內心的憤懣。道路以目一語今日讀來深獲吾人心。

然而當厲王喜滋滋的對卿士召公誇口吾能弭謗矣乃不敢言召公的回答因為太傳神我們一起讀原文

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

厲王止住的不過是百姓的口。堵塞百姓的嘴比堵塞大河還要危險堵塞的河一旦潰堤必氾濫成災傷及百姓必眾堵住百姓之口猶如堵塞大河一樣危險。治理河流者,一定要疏通河道,使其流暢;管理百姓者,就讓人民暢所欲言吧!

發生的,會再發生。即使是上古民智未開,歷史處於口傳與神話的鴻蒙劈地的邊界,史官把耳聽、風聞的像現場架設了攝像機把人物、對話和事件,按年月日,或按國別,按區域一一記下。即使記載的史實不容於當世,寧可藏諸名山,傳之其人

作為厲王卿士的召公即召穆公也就是後來和周公一起輔佐周宣王史稱周召共和的那位召公繼續叨叨以諫厲王

夫民慮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與能幾何

召公之諫就此打住。悠悠之口堵一時終有一天它會以火山爆發的姿態噴發

王弗聽於是國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於彘。

短暫的共和之後迎來了周幽王歷史的西周已近落幕準備東遷雒邑了。

可是這麼遙遠遠到像傳說的歷史歷史又太真實在我們目前一幕幕不停止上演以至我們不禁又懷疑人類的文明比如言論自由是更寬闊了或是改以各種名目壅塞、變更了河道然而歷史又再提醒我們國人莫敢言的會以道路以目的幽靈形式出現比如私下的竊竊之語比如網絡手機推特它像希臘神話迪德勒斯自製一雙翅膀飛離困鎖的牢房。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