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華文何去何從

大馬華文何去何從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10.08.29

 

安煥然的〈國中華文班何去何從〉一文在我讀來遂想把題目改成〈大馬華文何去何從〉更能直搗問題的核心不在表面的國中華文班如何像是被放逐的科目要麼可有可無要麼安排在星期五放學後即使開了華文班成了集體翹課班等等而是整過國家教育機器裡華語文教育始終是個幽靈語種以幽靈的形式存在不具有肉體。

我早已多次撰文無論華小、國中華文乃至自詡華教堡壘的獨中華文從課程選文意識形態考試的出題和批改模式特別是作文和應用文),骨子裡和惘惘的想法是把華語文視同外語來測試。安主任從學生的考題答卷中獲知中學5年的國中華文的窘境,何止用罄竹難書來形容,已經到了史不絕書,奄奄一息的存亡之秋

安文中特別提到我不是聖人但身為老師總想幫幫這群孩子。在南方學院,每學期我都會為班上從國中來的中文系新生進行課外的義務補習,從中國朝代系譜說起,也談談中國文化概要。畢竟底子弱,不是他們的錯。安老師的做法令人感佩,學生的華文底子弱不是他們的錯。大部份的學生只求在SPM考試中多拿幾個A,比如我教的某位資優理科學生,他的SPM華文成績1A,他直言學校華文老師從來不是在上華文課文,而是直接做考試題型,反覆練習,拿A不成問題。於是,你問他先秦是甚麼概念,三國是哪三國,端午節和哪位詩人有關,他支支吾吾答不上來。

好吧國中華裔生對中國歷史和文化基本常識闕如不知尚可理解一週3節課每節35分鐘的華文扣前扣後真正上課時間1小時於是我可以大膽的設想國中華文班等同於PMRSPM華文考試班。我們的華社呼吁華裔生報考華文,說穿了和中文本身無關,而是純粹考試而已,君不見每逢考試來臨前,鄉團會館為華裔考生開辦SPM華文考試作答技巧說明大會,而SPM華文考的不是華文,和文化、文學、情感脫鉤,茲不贅言。

大馬華社最引以為傲的是擁有中台以外最完整的華文教育從上千所華小到61間獨中和三院可是這用來唬唬外人可以我們太清楚自華小到高等華文教育在大馬如何的面對單元教育魅影的圍困表面上華文教育一片紅火往下深究不忍卒看。

前陣子阿牛陳慶祥上台灣藝人張小燕的談話性節目小燕姐一臉狐疑問阿牛五、六百萬的華人怎麼在大馬算是外國人呢顯然百萬華人在國家體系是個離散形體國中華文班繼續苟延殘喘證明它生命力的延綿就像馬華文學寫在國家文學之外賣座的大馬華語電影徵收20%外國電影稅華文報章讀者冠各語文之首雖然華裔人口每況愈下雖然華文離國家越來越遠最糟的情況我們的大專中文系成了外語系的旁支最後只能寫在邊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