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四節令鼓,技藝的回歸

廿四節令鼓,技藝的回歸

星洲日報楊邦尼2010-09-05

 

小曼的〈再說《九舞》22年前的那場事〉為我們揭櫫了廿四節令鼓的封塵往事看似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大馬華人文化傳奇。從邊城新山少年兒擊的鼓忽忽傳遍半島跨過海峽復又在各地開了花。

94月《全國廿四節令鼓精英賽與首屆節令鼓國際觀摩會》在原鄉新山室內體育館熱鬧舉行在鼓聲震震如雷動現場雜沓喧騰像是市集和嘉年華廿四節令鼓無論從表演或技藝來看需要沉靜與凝思回到那個上古樂音單純而令人敬慕的神人鬼魅罔兩隨行莫辨的年代。

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共出現26種樂器其中的次數最多有名的比如〈周南關雎〉窈窕淑女鐘鼓樂之〈邶風擊鼓〉雲擊鼓其鏜踴躍用兵〈小雅鼓鍾〉鼓鍾將將淮水湯湯。說中國先民是鼓的民族大抵正確,在《易經.系辭上》有鼓之舞之以盡神,言有盡而意無窮,藉著擊鼓起舞,反而將以道盡。

於是像林懷民的舞團取名《雲門》華人地區第一支現代專業舞團深深的把名字扎根回歸到神話時期皇帝時大容作雲門大卷……《呂氏春秋》),雲門是何種舞姿不得而知它留下舞名現代舞團在傳統和遙遠的神話裡獲得新生命。

廿四節令的前身和有關當初僅僅是九鼓的形式就像人神、巫醫、生死、哀樂在古代經常是混沌未分的一體只不過隨著文明而愈行愈遠涇渭分明。恰恰是那樣混沌大荒之年,我們找到最初的感動與敬畏:鼓,郭也。春分之音。萬物郭皮甲而出,故謂之鼓。從壴,支象其手擊之也。

這是許慎《說文》對 的解釋。它是會意字,左邊是甲骨文的,像一面立著的,右邊的則是,便是。鼓原來是春分的聲音,約在西曆的32022日間,春分之日有玄鳥至,又五日雷乃發聲,又五日使電,先民仰頭觀察日影挪移,低頭聽各種生靈破土而出的聲音,鼓聲陣陣,是耕地播種,萬物復甦的時節。

然而當我們在24支的鼓面上題寫中國24節氣在我看來有更深遠的文化意涵而不僅僅作為一組空洞的符號它必須是扎根土地同時又回到最初那個令大地震動的時刻。換句話說,廿四節令鼓扎根的土地是大馬,它必須在地化,有別於中國、台灣或其他地區的鼓,又要回歸鼓的大傳統裡尋找逝去而多元異質或單純無邪的鼓聲和記憶,更是技藝的提煉,召喚回來,古代的,即現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