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藝:廿四節令鼓精英賽

 

鼓藝:廿四節令鼓精英賽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10.09.08

 

我心儀的冠軍鼓隊,其實是隆中華《捕夢》

 

2010年《全國廿四節令鼓精英賽和國際觀摩會》剛在新山成功落下帷幕,比賽和觀摩結束了,在我看來正是大馬節令鼓重新出發的開始。

金、銀和銅獎分別來自新山寬柔中學、吉隆坡中華中學和循人中學,寬中鼓隊佔了“主場”優勢外,精英賽在節令鼓的原鄉舉行,自然在場觀眾和鄉親報以最熱烈的掌聲和支持;二方面,寬中節令鼓比賽的曲目為《大暑》,取24節氣中最熱的一個節氣,很能配合半島終年暑熱又大汗淋淋的氣息,鼓手的服裝相對簡潔,白色背心,黑色長褲,更重要的曲目是向著節令鼓之父的陳徽崇老師致敬之意。天時、地利和歷史上的人,寬中廿四節令鼓不僅是全球第一支節令鼓,人們寄予它更多的厚望,特別是在技藝與表演上的沖出重圍。

可是,當節令鼓傳到大馬各地,以及後來的海外,它其實正悄悄的和各地的文化土壤起著微妙的化學作用的變化。我們在此次的精英賽中,一窺各鼓隊的,既是比賽又是觀摩,更是提昇到藝術表演的同時,節令鼓不復是那個只在廟堂、慶典、商場開幕,熱鬧有餘的節令鼓。

陳徽崇的大弟子之一,楊文煌老師很傳神的點出了當晚各鼓隊的競賽:有驚艷、有震懾、有不知所謂、有令心臟不能負荷、有詞不達意、有行雲流水、有青澀、有可愛自然。正好切中各鼓隊的優缺點和多元。

總裁判長蕭斐鴻坦言,得獎的隊伍各有千秋,分數接近,於是在“技”和“藝”上,反而著重“技”。《手集團》藝術總監吳聖雄不忘陳老師的提醒:廿四節令鼓要長久,必須藝術化,不僅僅停留在傳統節慶。創辦人之一的小曼,在“技”和“藝”外,還加上了“意”,這個“意”除了“創意”之外,它其實指向的是藝術上的“意境”。如此,我們把從陳徽崇、小曼到弟子楊文煌,蕭斐鴻和吳聖雄等人串聯起來,一個“鼓藝”的廿四節令鼓成焉。

然而,這個鼓藝的廿四節令鼓,不單是聚焦那24面鼓,而是整個表演無論從硬體到軟體的提昇,於是星期六晚的精英賽和觀摩會,起碼在舞臺設計、燈光變化和音響是到位的,加上室內體育館相對空曠,不至於造成聽覺的嚴重負荷,而在視覺欣賞確實比起在學校或會館的大禮堂來得“賞心悅目”。

我心儀的冠軍鼓隊,其實是隆中華。雖然吳聖雄的點評認為:演出不符合題目,裁判不看曲目不懂表演者在做甚麼。反而是業餘的觀眾如我,其實現場沒聽到曲目的名字,我們看到聽到的是少年鼓手臉上愉悅柔和的表情,隆中華在我看來是“含恨”輸給寬中的,它不僅獲得最佳敲擊獎,最佳隊形變化和居亞外,為我們示範了節令鼓藝術化的可能。

寬中鼓隊奪冠,是因為化繁為簡,回到鼓最初的原貌和聲音,然而,它的致命傷,太凝重,像一根繃緊隨時斷裂的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