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紅樓

 

西門紅樓

《南洋商報·商餘》·楊邦尼·2010/09/25

 

 

在臺大新生南路的麥當勞,我們稱它為“麥圖”,像圖書館那樣K書,閑聊,點一杯咖啡,無限續杯到反胃為止,深夜12點,費玉清的《晚安曲》響起,抱歉,同學,打烊啰,才一一的離開。或穿進校園,走椰林大道回宿舍,或晃公館,大學口那家的臭豆腐或鹵味,鹽酥雞還沒收攤。總之,我們是在麥圖第一次碰面。郡,高中聯考第一誌願臺大醫科,他笑著,沒什麽,念醫不過是父母的誌願,他沒關系,醫學系一年級書卷獎。這樣八竿子不相關的兩個人,我們共同的話題是張愛玲、羅蘭巴特,夏宇。

跳過許多章節,我們再相遇時,郡已是臺北聯合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我問怎麽不是內外婦兒科,他說不想直接面對死亡,他傾聽,他診斷,他開處精神疾病的藥方,這裏沒有血肉,沒有刀線,麻醉藥,不用心肺復蘇術,更無需電擊把無心跳跡象的病人從鬼門關搶救回來。星期天,我們約在西門紅樓。中午,我們在紅樓小熊村露天咖啡館,太陽傘下,浮生悠悠的景致,噢,有點布爾喬亞的午後,日暖,我們各點了冰紅茶,檸檬可樂。

百年西門紅樓,歷史褶痕和欲望恥辱。只是,我們可以怡然的在冬日驕陽下曝曬,正正經經看過往的男人和女人,小孩和老人。紅樓位於西門町,正對西門捷運站,人流如織,保存最古老完整的三級古跡市場建築,1908年建成,日籍建築師近藤十郎設計,八卦造型,取八方雲集之意為市場入口,十字型為市場主體,八角樓和十字樓,外加兩旁南北廣場即為西門紅樓。

歷史舞臺的主角像走馬燈在換場。日本人在西門町聚集,國民政府遷臺,外省人撐起紅樓,演京劇,60年代紅樓戲院,70年西門町電影院雨後春筍,紅樓不敵,播放二輪和色情電影,成為新公園外,男同誌溜晃區。1997年,戲院歇業,一場大火,讓紅樓浴火重生。獲2008年歷史空間活化獎,成為臺北西區文創中心。老舊西門,搖滾起來。

我們在南廣場露天咖啡座曬冬陽,郡羨慕我在半島自己買房子,郡說他一輩子的薪水養不起臺北市的房子,我笑稱他是高級公務員,吃住都在天母醫院的院區,不愁吃住多好啊,理髪,洗衣全在醫院的福利社。

等日光稍稍偏斜,我們站起來,到紅樓裏面走走。八角樓一樓,精品區,紅樓歷史的照片展,滑入時光隧道,充滿大和風與民國味,町西茶吃,像老上海,十字樓16工房,十字樓二樓藝文展覽區,二樓紅樓劇場,十字樓橫段的河岸留言展演館,北廣場,街頭藝人,市集。剛演完昆曲,地下樂團等著上場,林青霞和秦祥林的電影排在後面,紅樓的白天和夜裏不停歇。

曬過暖陽,逛過紅樓,西門人潮洶湧,我們搭公車,回臺大公館,那裏有我們青春的放浪與記憶,晃進巷弄裏的易牙居吃晚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晃蕩臺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