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孔子,寂寞莊子

熱鬧孔子,寂寞莊子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文字工作者2010.10.03

大學中文系必修《論語》和《孟子》畢竟那是儒家正典列十三經《老子》和《莊子》屬選修在古舊的文學院課室旁聽《莊子》人數寥寥老教授的鄉音重一節課下來青春正茂的同學早就忘我逍遙無所有之鄉低頭睡著莊周夢蝶去了。

必修和選修差別立見。論孟必修老莊選修潛台詞即孔孟之道乃中文系中國文化之本老莊之學行有餘力則選之。

近幾年的孔子很紅火從周潤發飾演的孔子電影到于丹的《論語心得》以及如雨後春筍在各國各地的孔子學院。在大馬,特別是獨中,不知從甚麽時候開始在各校看見高矮不一的孔子像,南方學院更特別從中國定制了孔子像聳立在行政大樓前,高山仰止。孔子像無所不在,習以爲常的同時,孔子反而成了空洞的符號,它在那裏,視而不見。

孔子死後的兩千年裏是熱鬧的。

可是在莊子筆下的孔子就顯得逗趣多了經常開孔老夫子的玩笑嚴重一點是諷刺挖苦最有名的故事在〈盜跖篇〉孔子執意要規勸柳下季的弟弟盜跖從良結果落得狼狽而歸的下場對盜跖俯伏而拜孔子再拜而趨出門上車執轡三失。

我們對孔子太熟悉了熟悉到他身高是19是執仗或是佩劍。莊子的生平在最權威的《史記》裏不過兩百餘字:莊子者,蒙人也,名周。周嘗爲蒙漆園吏,與梁惠王、齊宣王同時……

和《論語》比起來《莊子》書太迂迴了。《論語》是語錄體易於背誦,《莊》書是戰國最美的散文,且又是長篇,文字排比跌宕意象更叠,一篇〈逍遙遊〉從起飛(水擊三千裏)、上天(搏扶搖而上者九萬裏)、到著地(去以六月息者),就讓人心馳神往,不知所蹤。

孔子弟子3有爲者72有名姓者顏淵、子貢、子路不可勝數。莊子弟子,留名的只有藺且,餘者皆失載。至於,和莊子論辯魚快不快的惠施,莊子知惠施,惠施不知莊子(王叔珉師語),〈徐無鬼篇〉記載了一段在我讀來是莊子和弟子念及好友惠施最感傷和落寞的一段:莊子送葬,過惠子墓,顧謂從者曰:……自夫子之死也,吾無以爲質矣!吾無以言之矣質者對也。對手死了,所以息言。

於是我想起大學老師叨叨切切的對我們說大意是孔子的寂寞不過一世莊子的寂寞是萬年識孔子者多熱鬧知莊子者多寂寞萬世之後而一遇大聖知其解者是旦暮遇之也。(〈齊物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