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與政治

文與政治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2010.09.27

在《言路》版出現諸如陳徽崇,方言,中文(或華文)乃至鄉愁的評論,看起來文縐縐的,然而,迄今這些文路的背後具有政治意涵,或有意識,潛意識。特別是放在大馬多元種族語言宗教背後的單元意識形態下審視,恰恰是非關政治的議題,以自然而然的面貌出現,正是政治運作的最高實踐。

簡單的劃分大寫單數的政治比如政黨國陣以種族劃分聯盟巫統、馬華、國大即分隔又統一回教黨以宗教為身份認同等等比如國與國之間近日釣魚台事件牽動中日美台各方神經當然是大政治。另一種是小寫複數的政治,文學一點的說法叫瑣碎政治,它未必事事上崗到政黨外交,或種族宗教,而早已成為我們習以為常的思維和背景,這樣的政治力道,不小於武力的恫嚇與殺傷力。政治,無非是指我們整個社會的組織方式,以及其中涉及的權力關係如蛛網盤結。(泰瑞·伊果頓Terry Eagleton

於是2010年國民型中學華文班概況報告出爐國民型中學的華文班問題多調查的是本該是和政治時事無關。的原意,錯畫,把線條一一拆解,我們發現,政治如何編絲連綴而成。獨中畢業生要SPM幾科優等才能入師訓,以期結業後教華文或中文,很遺憾,政治始終像幽靈盤桓著我們的

獅城《聯合早報》924日的《言路》很文路〈碎片化時代華文教學的困境與應變〉、〈方言能讓語言環境多姿多彩〉同日台灣《中國時報》〈千億治水成效在哪〉民生課題充滿政治口水、〈只靠自己人同志運動難存活〉起因同志團體抗議市政府在紅樓文宣品上對同志聚落特色隻字不提宣的背後是性別政治。

《紐約時報》的言路版很繽紛〈我們還沒有觸底〉談的是一位20歲失業小子的生活文末一轉直指美國經濟的糟糕〈橢圓藝術〉文章論及各種橢圓從飛碟到繪畫上的手肘家居的各種物品有的談哲學和動物權之間的關係一點都不政治和時事。就連很政治的《人民日報》的時評很歷史很運動:〈嘈嘈之聲,恐怕連地下曹公也有意見〉,論曹操墓的真假,是考古問題,很經濟效益;〈中國女排,丟掉包袱方有未來〉,是體育話題,中國的體育是政治的延伸台。

近代中國新文學的濫觴寫小說是要救國的是政治1949年新中國成立文學為政治服務了30560年代的台灣讀魯迅作品更是頭等大的政治是要坐牢的至於旅台馬華文學本土馬華文學算不算國家文學盛大的海外華文書市怎麼是由報刊和書局來辦而不是政府鼎力出資文學文化的政治考量。

看似瑣碎的不對題的《言路》如果全版是政治時事言論或辯駁),反而味同嚼蠟。政治無所不在,當人們感覺它不存在,真是政治的所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