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與新聞

中文與新聞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文字工作者2010.10.17

升大學的第一志願,填的是台大中文,第二志願是政大新聞,第三志願直接填僑大。放榜時,台大中文被隔壁班的女同學拿去;政大新聞是自己班的同學。結果,在僑大封山讀書,才圓了心願。其實那時多數獨中畢業生對自己的性向或志向是懵懂的,新聞和中文,何來關係。可是,後來發現念中文的,當了記者、總編、主播;念新聞的,成了作家、舞者。想來新聞和中文必有關係。

第二屆星雲真善美新聞獎公佈《亞洲週刊》總編輯邱立本獲香港區傳播貢獻獎第一屆的得主有大馬讀者熟悉的台灣作家南方朔。相同的兩人,都不是新聞本科出身,卻寫得一手洞悉政治時事與人心的佳文。新聞與中文,說穿了,要有閱讀力,理解力,分析力,最後化而為文。一線記者如此,書齋作者亦如此,相同的,新聞寫作和中文創作,共同使用的媒材是文字,文字是把銳利的刀鋒,價值判斷和立場,在文字中顯現。

好的新聞寫作是好的中文寫作的同義詞。我喜歡讀邱立本的文章他把政治議題化為繞指柔的文字邱的新聞評論標題本身就是優美的中文經濟香味與政治玫瑰、中日的軟實力互動的花季、中美最新的政情與戀情、無形英雄的無形枷鎖、年輕候鳥與春運天空、從異鄉人到局外人。隨手列舉了邱先生為文的標題,很中國文字的韻味,其中最常用的是對偶和對比,於是剛硬的政治或社會的僵局矛盾在文字裡有了溫柔的相遇。

讀邱立本的標題讓讀者賞心悅目。如果我們熟悉中國古代政論,收錄《古文觀止》從先秦兩漢到唐宋之際的文章,我們當文學作品來讀的,其實許多是政論性的新聞評議,韓愈、柳宗元、歐陽修、蘇軾和王安石的著文中多見。

南方朔被譽為台灣最知名的民間學者集作家、書評家、詩人和政治評論於一身。南方朔的筆鋒是直接對準當權者而發的,從陳水扁到馬英九:陳水扁該進的不是監獄而是精神病院、馬英九是柔性剛愎自用。南方朔的文字沒有邱的文學氣,然而南方朔總是能在古今中外的書海裡引文加以對照時事,所引的除了政論文章,最常的是詩和文。於是,雖然新聞講求實錄、公正,還要有對突發事件的應變力、掀開帷幕,新聞的實力必須要有中文的能力。

邱立本任《亞洲週刊》總編南方朔為報章雜誌撰文兩人寫的雖是政治時評細細揣摩他們的文字功夫其實來自中文的鍛煉以及外語閱讀的能力邱立本留學美國南方朔孜孜不倦譯薦英美詩歌。新聞的判斷,早已超乎新聞自身,而是整個文化的整體提昇和淬煉。

用這樣的標準來看國內華文新聞,無論電視、電子媒體或紙本印刷,我們的新聞力的提昇和中文力是分不開的。這樣,我當初以中文系和新聞系為首選,便又可以理解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