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文化節,文化大雜燴

華人文化節,文化大雜燴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文字工作者2010.10.21

27屆大馬華人文化節的重頭戲116月在南方學院舉行1500位參與者演出《萬種風情》的史詩歌舞劇屆時首相納吉將南下邊城主持大匯演的儀式。宣傳看板上有無所不在一個大馬的標誌和首相的肖像各佔了左右,於是,文化表演摻雜政治的隱喻。史詩歌舞劇的設計或理念,我隱隱預見是另一個《南方之路》的重演或改造,人數眾多,雜沓奔馳,燈光四射,音響刺耳,全場上萬觀眾沉浸在集體暈眩與感動的氣氛中,然後在和諧、共榮與團結中結束。

容我引述他人的引述回聲的回聲就像每年的華人文化節總要把〈傳燈〉再唱一遍那樣。

黃錦樹在〈中國性與表演性論馬華文學與文化的限度〉一文談的雖是馬華文學行文中論及是與之形影不離或行吟憔悴的馬華文化在第四節的垂死鳳凰之舞引述何啟良的話文化活動的重點是文化表演文化節項目如舞獅、風箏展、大旗鼓隊、廿四節令鼓、以及展銷會如手工藝、茶藝、花燈等皆以表演展示為主的。頻頻的文化表演逐漸地變成一種表演文化了。

黃進一步闡發了何啟良文中表演文化,像招魂的儀式:具祭儀作用的表演性凌越了一切,甚至反過來使得表演性成為文化活動的內在屬性。表演的現場性,群眾的激情,及幾乎每一次大型演出必有的壓軸儀式:全場挨個的傳火(或燭火)或傳燈(燈籠),薪盡火傳的傳統意象暗示了文化將亡的悲憤與匹夫有責,甚至捨我其誰的集體文化道德責任。

將何啟良和黃錦樹兩文一起來看27屆的華人文化節輪值到邊城新山主辦祭儀與招魂的意味不減反增新山區文化節的活動大抵不出何、黃二人所言7月到11月文化節活動表演文化如下陳徽崇紀念音樂會、經典老歌演唱會、經營與管理文物館研討會、全國高級書法進修營、五顏六色舞蹈、萬盞華燈慶中秋、中秋園遊會、大專華語辯論會、火炬行、文物館週年慶與籌募基金晚會、文化村以及高潮節目史詩歌舞劇。

至此我們看到文化節訴諸於視覺聽覺各種文化表演其實很一致免不了大官贊助人、主席冗長的致辭、剪綵、鳴鑼嘈雜和熱鬧。大馬華社文化,一言以蔽之,馬華社會的文化長期在社團會館心態的管制之下,很難有自主、正常的成長發展。

因為黃文而閱讀了何啟良的〈文化馬華略說馬華文化認同的困擾與復歸〉收入《文化馬華繼承與批判》吉隆坡十方1999),其中馬華文化對西方高層文化的免疫馬華知識界只有中華文化的體認卻缺乏馬華文化的分析道破了馬華文化的困局和停滯對西方和中華文化的認識要麼免疫要不祭出中國文化5千年的大話其實知之甚淺。116日的大匯演,政要、華團領袖和庶民同賞,文化困局和出路相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