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眼睛裡的馬華文學

藍眼睛裡的馬華文學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文字工作者2010.10.31

南方學院近日來了一位藍眼睛的外國小子來自意大利西班牙巴塞羅納自治大學講師和博士候選人原名Antonio Paoliello中文名字張曉東現為馬華文學館駐館研究員撰寫馬華小說的博士論文。

28日晚在南院首次以中文發表演講張曉東的處女秀毫不生澀沒有冷場。此前張曉東發表多篇以英文撰寫有關馬華文學的論文老外讀馬華文學讀出了異色exotica

演講的題目為〈中國及海外華人的馬來西亞華文文學陳政欣《魂的追》文本份析〉作者在題目前加上了從外面看裡面outside looking in。意旨清晰的表明在南院馬華文學館,此時,此地,充滿隱喻和象徵:邊陲的,馬華文學始終是寫在家國以外,不論是旅台馬華或在地馬華,相對於中文為母體的中國和台灣,馬華文學爬滿異域和抑鬱的籐蔓,內外流亡與妾身未明。一個外國人張看馬華文學,我們藉著張同學有色的眼睛,審視馬華文學的重要題旨:身份。

允許我用中英文夾雜翻譯陳政欣〈魂的追溯〉翻成英文為in search of the soulspirit確切的是in search of the identity且是複數的identities。整場演講聽下來我更想把它譯成the phantom of identities身份的鬼影。像杜甫寫的魂來楓林青,魂返關塞黑的那樣,或是莊子的罔兩曖昧的關係。

陳政欣的小說中出現一個英文詞very Chinese Chinese”ChineseChinese),這個單詞用英文來講所指signified明確黃皮膚黑眼睛把中國大陸、港澳台、東南亞、紐澳、歐美的Chinese算進來。可是,一旦把Chinese翻回中文,它就成漂浮的能指(signifier):中國人,華人,華裔,華僑,漢人,唐人或帶有歧視的支那人。

陳政欣的小說中的Chinese成了夢境、劇場中的phantasmagoria包含幻像、鬼魅多變之意。張曉東以文本細讀的方式,解析了〈魂的追溯〉兩個主人公Mike LinCS Chen(作者陳政欣的代言人,他的分身)之間的對話和關係,徘徊遊走躑躅在現實中國與消逝故土,城市與鄉鎮,此地與彼地。

那麼從小說回到大馬現實。第27屆華人文化節如火如荼的即將在南院上演我族不斷強調自己的華人身份深怕華人性chineseness的消失或被剝奪南院更邁向南方大學而前進召喚彼島的南洋大學的幽靈於本邦。張曉東在講座上提醒除了以華人自居統治階層不斷告訴你你是華人。一種摻雜區隔、辨識和屈辱的多重印記。

至此從小說的幽靈身份的追索到現實大馬華人身份來自內外的認定與否定我是華人我在這裡你是華人你來自他鄉。你的根在這裡,又不在這裡。你哪裡都不是。

張曉東以流暢中文發言演示的大綱是英文引小說之文是繁體中文一字一句不急不緩的念出小說。他還通曉意大利文、西班牙文、法文、葡萄牙語等,有朋自遠方來,張曉東告訴我們:馬華文學很精彩!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