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火

起火

《南洋商報·商餘》2010/12/09 3:10:16 PM

 

起火在我大古來六巷的老家是一天之中頭等大的事。起火就是以木炭生火,我們家很長的一段時間是用木炭煮食,即使後來家裏有了煤氣爐。

普羅米修斯從天庭盜火。此後,李維史陀的生食與熟食,人類手裏捧著燭火,照亮荒野,文明,和夐遠的未來。

請用客家話念“起火”(khǐ fo)。起火在我大古來(Kulai Besar)六巷的老家是一天之中頭等大的事。起火就是以木炭生火,我們家很長的一段時間是用木炭煮食,即使後來家裏有了煤氣爐,除非是急用,煎、烹、炒、燜、蒸、炸、燉,都是用火炭。

生火器具,炭爐,木炭,火鉗,火柴,火水,膠屎,枯柴,竹掃,畚箕,扇子和報紙。廚房大大小小有四個炭爐,一個是主炭爐,主炭爐的火生起好後,再將紅透的木炭夾在另一個炭爐,特別是在年節的時候,兩個竈頭好辦事。另一個是小炭爐,保溫用,最後一個的老爐,閑置。

媽媽是膠工,從小跟著老媽到膠園除了幫忙收取膠杯內的乳白膠水,還把硬化的膠塊,撿掉落的樹膠枯枝約兩尺長捆成團,一並帶回家。橡膠枝椏攤在廚房後面的菜園空地,日頭曬幹,接著用巴冷刀剖柴,五寸長,寬0.5公分,剖好的木柴放入鐵桶裏。膠屎用膠杯盛,放入火水浸泡。

起火從傍晚四點半開始。

將未燒盡的炭用火鉗夾起,沈在紅泥炭爐底下的炭灰小竹掃掃出來,掃進媽媽用刀標油桶制成的畚箕,把炭灰灑在屋後的番石榴樹或菜園當天然有機肥。清理幹凈炭爐,剖好的木柴一端沾上火水浸泡軟化的膠屎,是起火最佳的阻燃劑。木柴擺進炭爐內圓形直徑5寸炭架上,炭架隔離炭灰,使炭爐內通風,火柴點燃膠屎,劈劈啪啪燒起橡膠木柴,將小塊的木炭慢慢的放在燒起的柴上,逐一放上較大塊的木炭,木柴熱燒,木炭開始通紅,再用竹扇在炭爐口扇風,火苗竄起,這時你知道,火起好了。

先煮一壺水,水沸滾裝進熱水瓶。從四點半起火到第一壺水煮好,炭火旺已是五點半,這間中,洗菜,切菜,剁蒜頭。我很小就懂得什麽是爐火純青的色澤,油燒熱,爆香蒜碎,肉和菜下鑊。鑊者,鍋。

煮好菜,添木炭,要煲大鍋的沖涼水,供一家人用的。從起火,到炭火純青,熄滅,五、六個小時,天早就黑了。火車路那邊,遠遠傳來馬來甘榜咚咚鼓聲,菜園有蛇行,蝙蝠飛,絲瓜藤和香蕉樹葉後面,升起月娘。

在那個不曾或沒有能力購買煤氣的年代,四個炭爐是用方形高三尺水泥砌成的竈桌,擺在低矮廚房的正中央,像供奉的神龕。燒了一夜的炭火,第二天一早已湮滅冷卻,媽媽起床割膠,又要再起火一次,在房裏酣睡的小孩,隱約聞到煙熏和炭火的味道氤氳,你知道天快亮了,屋後雞寮喔喔的雞啼,媽媽煮熱水,灌熱水壺。爸爸用溫熱的面巾抹在我沾著眼屎的臉上,“吭身(hōng xīn,起床)咯,上學咯!”

哦,在古來舊家,起火的時日是多麽的慎重和靜好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