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獎項的馬來風光

台灣獎項的馬來風光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楊邦尼‧文字工作者‧2010-12-10 19:05

 

馬華作家在台灣獲文學獎的傳統可以是一本論文的厚度,由胡金倫等主編的《赤道回聲:馬華文學讀本Ⅱ》附錄了1967年至2003年馬華作家“在台”得獎一覽表,其中90年代可謂馬華作家獲台灣各文學獎的濫觴期,以最具歷史、公信力的《時報文學獎》和《聯合報文學獎》為代表,簡稱“兩大報文學獎”。從林幸謙、黃錦樹、陳大為、鍾怡雯到黎紫書,台灣文學飄忽著蕉風椰雨,蠱惑著馬共日軍,他邦異色。

除了台灣兩大報文學獎,全台大大小小的文學獎徵文比賽目不暇給,上百個。獎項多了,昔日兩大報文學獎影響力式微,整體水平不如前云云。而近年《林榮三文學獎》以高額獎金為號召,公佈入圍決審名單,入圍者出席等等(類似《花蹤》),參賽件數屢屢超越兩大報。文學獎在台灣,呈現“能趨疲”,滿溢的停滯。

從兩大報文學獎歷屆的得獎作者、作品,可一窺台灣文學在美學與意識形態30多年來的流變。閱讀歷屆文學獎評審記錄,文學品味的角力,參賽者、作品和評審共同彩繪當代文學的星空。文學(獎)從來就不單純是文學內部美學或文字功力的考慮,更糾結當下現實、政治、慾望,乃至權力的蛛網。

雖然台灣各文學獎的眾聲喧嘩,就像金曲獎或金馬獎,賽果充滿批評與失望之聲,更有專屬網站網羅各文學獎消息,供文學寫作者磨文字的刀霍霍。然而,不容否認的,台灣以其相對自由的文學空間,開放、異質、多元,海內外各地區華人均可參加,成為華文創作者角逐的賽場。在台或在馬的馬華作家,前仆後繼的,以文學獎為試煉,早期的商晚筠、李永平、張貴興或潘雨桐,自成一家。2000年後的賀淑芳、冼文光、辛金順、龔萬輝等人,各自開花。

除了有一幫馬華寫作人在台獲獎,另一邊的“馬來幫”就是大馬華語流行音樂人,以90年代中期為起點,這幾年的勢頭迅猛,從光良品冠,天后級的梁靜茹,金曲歌王曹格,創作才女戴佩妮等等。電影方面,出生東馬古晉享譽國際的“台灣導演”蔡明亮,阿牛的《初戀紅豆冰》在台“羞澀”上映,以《台北星期天》獲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的何蔚庭。這幫人,或在台灣留學,工作,嫁娶,定居,生養下一代,甚而入中華民國籍,他們身上的“馬來基因”、鄉音和記憶,發酵與滋養創作。

今年《時報文學獎》公佈,散文和新詩得主中“外國人”佔一半,大馬佔了3人,歷次最多,空前(或絕後),分別是方路、許裕全和楊邦尼,巧的是3人同為留台背景,先後自台返馬,扎根斯土,守望寫作的家園。

馬華文學、華語流行音樂和華語電影“寫在家國之外”,“馬來幫”在台獲獎,非“幫”體,他們在國內外不過是踽踽獨行的個人而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