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考華文,千古罪人?

不考華文千古罪人 

星洲日報/楊邦尼‧2011.03.06

我把SPM文憑翻箱倒柜找出來,原來當年的華文拿B4,中國文學B6,我記憶中壓根兒沒在準備SPM華文科,懵懵懂懂,隨波逐流的就上了考場,身為獨中生,每天接觸華文,像陽光、空氣和水,從來沒有認真準備華文考試,只要及格就好,統考更慘,只有B6,被同學訕笑。

倒是,我保留了高二華文課本(相等於SPM中五華文),名為《寬中文選》,上冊從〈孔雀東南飛〉讀起,到蘇洵的〈六國論〉,全是文言文;下冊有杜牧〈阿房宮賦〉、王勃〈滕王閣序〉等,全年32課,白話文僅有梁啟超的〈學問之趣味〉等4篇。我中學的華文總平均很少超過80分,統考和SPM的成績又是一片慘綠,無礙對華文(或文學)的喜愛,甚至成了“安身”之所。

華社和華教對SPM華文有多少比率的華裔考生拿A1,又和其他語文科A1作比較,報考華文人數減少和增加,錙銖必較,一個都不能少。於是,報考華文,言下之意,和考獲A1掛鉤,無限上綱到要是人數驟減,要是華文科成績沒有A1,民族的文化傳承要斷送了啊。

回過頭看看近日,適耕莊育群國民型中學中五生不報考華文,經三機構開會決議:建議不報考SPM華文科的學生轉校。

可是,SPM有哪一條文載明華裔生非得考華文不可,否則如何如何。既然沒有規定,考生當然有選擇的自由,考或不考,考華文的理由不辨自明,那不考華文的理由和考生個人的能力、對華文的興趣、考試的難易度和往後選科等等有關,何以要學生選擇轉校,彷彿這幾個不報考的學生成了“孽子”,要逐出家門的。

問題解決了嗎?沒有。要麼馬華或華教團體將考華文提昇到國家教育層級:凡華裔生,華文列入必考科目,就像獅城的做法:小六和O水準的華裔生必考華文。我曾教一位O水準學生華文,他坦誠:I hate Chinese。

沒轍,再怎麼痛恨華文都得考,他誓言考完O水準之後,再不碰華文。強制的結果,是揮之不去對華文的恐懼和排斥。

大馬國情不同於獅城。起碼,我們有一個相對紮實的華小華文教育,可是一旦華小生升上國民中學或國民型中學,華文成了流亡的科目,教育部對華文科的置若罔聞,或任它在風雨飄搖中自生和自滅,就是不在國家教育政策之中,永遠不能和國語、英文等量齊觀。

然而,自90年代後,大馬華文教育從小學華文、國中華文和獨中華文一面倒的往中國大陸的語文意識形態靠攏,華文變成工具和外文,語法的魔咒肆虐,羅惹式的華文試題,我早已多次撰文揭櫫是對華文的斫害。

考不考華文,沒那麼大件事,更不是千古罪人。華文不是考試用的,在華社的語境裡,華文等於考華文,等於華文A1,非如此,華文才有價值。莊子寓言中的“日鑿一竅,七日而混沌死”,不亦悲乎!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