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只培養考試狀元

莫只培養考場狀元 

星洲日報/楊邦尼‧2011.03.24

SPM成績放榜了,是4年來最好的一次,9千239人考獲全科A,當中全A+有363人。一如既往,媒體把焦點放在全科A的學生身上,或是百分百及格的學校。我們一邊倒的只看到最好的、努力用功考試的,那不及格的一邊呢?

超過20%不及格的科目包括:英文、歷史、商業和中國文學,撇開商科和中國文學不看,英文22.3%不及格,歷史科有24.1%不及格,如果按照不久前教育部擬議英文和歷史科需及格才能獲得文憑,那麼,近50萬的考生中,將有10萬人沒法獲得文憑。另外,全科不及格有2千773人,我們看見全科A學生的笑臉和自信,全科不及格的學生是沒有面目的群體,有沮喪嗎,對未來擔憂嗎,他們來自何種背景,學習上碰到甚麼問題,城鄉差距,教學資源或老師的分配等等,一切沒有討論,可是全科不及格的學生不正需要更多的關注嗎?

我很心虛,SPM成績沒有一科A,那年因為國文科疑似泄題,全國考生重考,只有C8,連當華小臨教的資格都沒有。統考成績又沒有全國TOP 10,讀了一年台灣“僑生大學先修班”,才進入自己屬意的大學和科系,是黃錦樹指稱的“流亡科系”。

那麼,我們每年“製造”出近萬個全A考生,有的選擇國內外院校,有者升上中六考STPM,而SPM考生更成為各大專學院“磨刀霍霍”搶攻的學生,以佳績獲得各種獎學金,羨煞許多成績平庸如你我者。如果,我們把每年一批批的全科A的同學捧之為“狀元”的話,我好奇的是,10年,20後,當年的全國狀元榜的學生們為社會、國家乃至人類做出哪些貢獻。或者,他們當中僅僅是醫生、律師、工程師,如此而已。

2007年,《中國高考狀元職業狀況調查報告(1977—2006)》出爐,調查顯示:高考狀元大學期間學習能力突出,考研深造和出國留學成為畢業首選;高考狀元職業發展並不理想,職業成就平平遠低社會預期;狀元僅是“考場狀元”,尚未成為“職場狀元”。2010年,北京高考理科狀元申請美國11所知名大學,全部被拒絕。

我們早已習慣在每年的PMR、SPM和STPM成績公佈隔天,報紙大版面的報導,是不是有意無意,告訴學生,讀書的目的在於考試,且以全A為最高原則。於是,我狐疑,我們的全A考生有多少能進入像哈佛這樣的頂尖大學,而恰恰,哈佛錄取的學生,滿分只是參考,滿分或全A僅代表很會考試,至於創造力、想像力、批判力、人文關懷是在考試中看不出的。哈佛不要只會考滿分的學生。

如果我們的教育更多元更彈性,因材施教的話,成績不理想或是像2千773位全科不及格的學生,不因考試的失敗而成為人生的失敗,而是讓每一個學生和個人,都有所發揮和立錐之地。這或許才是教育的最大追求和理想的境界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